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5365003078

38、杨定军、张蕾非法拘禁、敲诈勒索一审刑事判决书

西峡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豫1323刑初字610号

公诉机关河南省西峡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定军,男,1990年5月3日出生,汉族,小学肄业,农民,户籍所在地河南省西峡县,住西峡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罪,于2016年10月6日被西峡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1日被西峡县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8年10月19日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周源、杨忠辽,河南龙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蕾,男,1997年4月15日出生,汉族,初中肄业,农民,户籍所在地河南省西峡县,住西峡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罪,于2016年10月6日被西峡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1日被西峡县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8年10月19日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谢顺昌,河南龙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马新凯,男,1998年7月3日出生,汉族,初中毕业,农民,户籍所在地河南省西峡县,住西峡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6年10月6日被西峡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1日被西峡县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8年10月19日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杜冰,河南龙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魏喜迎,男,1997年5月26日出生,汉族,初中毕业,农民,户籍所在地河南省西峡县,住西峡县。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6年10月6日被西峡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1日被西峡县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8年10月19日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杨海龙,河南龙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西峡县检察院以西检公诉刑诉(2017)41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非法拘禁,被告人杨定军、张蕾敲诈勒索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西峡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庞红哲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及辩护人周源、杨忠辽、谢顺昌、杜冰、杨海龙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西峡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10月2日17时许,被告人杨定军通过王某、李鑫接受詹某委托持借条向被害人买某2索要2500元欠账,与被告人马新凯、魏喜迎等人对在西峡县丁河镇家中的买某2进行辱骂、殴打后,强行将买某2带走并拘禁在西峡县城印象宾馆1613房间,企图让其以贷款方式还账。期间,被害人买某2多次受到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殴打、侮辱。同年10月4日下午,由被告人杨定军、张蕾指使,强迫被害人买某2写下11000元欠条,其中10000元为杨定军主张的要账期间花销,1000元为张蕾计算的利息。2016年10月5日11时许,被告人张蕾、魏喜迎与被害人买某2一起到西峡县南关新百利超市附近拿欠款时被公安民警抓获,后被告人杨定军、马新凯主动到西峡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投案。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户籍信息、受案登记表、到案经过、前科情况查询证明、提取笔录、借条、扣押清单、赔偿协议、谅解书、收条等书证,证人王某、詹某、买某1、尚某证言,被害人买某2陈述,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供述,手机信息截图,现场图,现场照片,现场勘验笔录等证据,认为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非法拘禁他人,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三款之规定,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杨定军、张蕾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索取他人财物,因意志以外原因未能得逞,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二百七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杨定军、张蕾犯数罪,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处罚。提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辩护人周源、杨忠辽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杨定军无犯罪前科,具有自首情节,在敲诈勒索犯罪中是犯罪未遂,且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谅解,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辩护人谢顺昌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张蕾的主观恶性较小,是从犯、初犯、偶犯,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谅解,在敲诈勒索犯罪中是犯罪未遂,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辩护人杜冰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马新凯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是从犯,并具有初犯、偶犯,自首、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谅解的量刑情节,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辩护人杨海龙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魏喜迎是从犯、初犯、偶犯,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谅解,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6年10月2日17时许,被告人杨定军通过王某、李鑫接受詹某委托持借条向被害人买某2索要2500元欠账,与被告人马新凯、魏喜迎等人对在西峡县丁河镇家中的买某2进行辱骂、殴打后,强行将买某2带走并拘禁在西峡县城印象宾馆1613房间,企图让其以贷款方式还账。期间,被害人买某2多次受到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殴打、侮辱。同年10月4日下午,由被告人杨定军、张蕾指使,强迫被害人买某2写下11000元欠条,其中10000元为杨定军主张的要账期间花销,1000元为张蕾计算的利息。2016年10月5日11时许,被告人张蕾、魏喜迎与被害人买某2一起到西峡县南关新百利超市附近拿欠款时被公安民警抓获,后被告人杨定军、马新凯主动到西峡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投案。

2016年10月23日,被害人买某2与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代理人之间签署赔偿谅解协议,对四人因要账产生的所有违法行为表示谅解,不再追究四人的民事刑事责任。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物证、书证:

(1)户籍信息

(2)受案登记表

(3)到案经过

(4)前科情况查询证明

(5)提取笔录

内容:2016年10月6日民警从豫R×××××白色奇瑞轿车副驾驶工具箱内发现借条一张。

(6)借条

内容:2016年10月4日,买某2向张磊借现金11000元。

(7)扣押清单

内容:扣押借条一张、刀一把。

(8)赔偿协议、谅解书、收条

内容:买某2收到四名被告人家属的赔偿金14000元,对四名被告人进行谅解。

2.证人证言:

(1)证人王某的证言

该证言证明:10月2日被告人杨定军通过王某、李鑫接受詹某委托向被害人买某2要2500元欠账,与被告人马新凯、魏喜迎等人将买某2从丁河家中带走。

(2)证人詹某证言

该证言证明:被害人买某22016年5月欠詹某2500元并有借条,詹某通过王某将借条交给被告人杨定军,全权委托其向买某2要账。

(3)证人买某1证言

2016年10月2日下午5点多,在西峡县丁河镇,有五个年轻娃开了车到我家,问我儿子要账,他们几个人就上来按住我儿子的头,把他往后备箱里面按,把他身子都按进去了,然后矮个的胖子又把买某2从后备箱里面拉出来,拉到院子里面,朝我儿子的脸上扇,朝他身上踢,打完之后,就把我儿子推到黑色面包车上拉走了。拉走后,我们给我儿子打电话,我儿子说被人控制在西峡,不让回了。一直到10月4日下午3点多,还是这五个年轻娃开着车到我们家门口,把买某2从车上拉下来,在门口打了一会,边骂边打,过程有个十几分钟,打完后又拉到院子打骂,打完又拉到二楼上我儿子的房门口,对着他脸上扇,身上踢,边骂边打,也有个十几分钟.打完从楼上拉到院子里面,又骂我儿子,还说要砍我儿子的手指头,说着就往厨房进,我上去拦他,被他用拳头在肚子上打了两拳,一下把我打到在地,然后就把我儿子拉着,把他往他们开的黑色面包车上面推,我儿子不上车,他们连踢带推把他弄车上拉走了。

(4)证人尚某证言

10月4日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看到四个男的两个女的跟买某2一起从他家里走出来,他们让买某2上车,买某2不上车,然后他们说了很久买某2自己坐到车后坐上,但是用脚蹬着车门不让关门,这时候这几个男的就把买某2往家里塞,但是买某2还是用脚蹬着车门关不住门,然后他们又说了一会话,买某2又从车上下来回家了,这六个人也跟着去了他家.他们在买某2家院子呆了有十几分钟。在买某2家里的情况我没看到,我看他们就是一直拉买某2上车,但是没任何人动手打人的。

3.被害人陈述:

(1)被害人买某2陈述:

2016年10月3日早上我家人给我打电话说有一群年轻男子来到我家中找我要账,我家里人说我不在家,后来这群年轻人就在我家中等我回去,一直到当天下午五点多我从我朋友家中回去,到家后我看到这群男子中的一个我认识叫杜斌,他们向我要以前我借詹某的2500元钱,我说我现在没有钱,杜斌拽着我领子,打了我一嘴巴,当时我父母和我哥哥买科峰都在场,然后杜斌就说你没有钱了就跟我走。然后杜斌和一群年轻男子把我推到他们开的一辆灰色东风风神轿车上,车牌号为“豫R×××××”。拉着我把我拉到西峡印象宾馆的十六楼十三号房间,在房间里面这群以杜斌为首的人就扇我嘴巴,用拳头锤我,拿着一把砍刀架在我脖子上,逼着让我找人借钱还他们钱,我打了一圈电话借不来钱。然后他们就把我囚禁在西峡印象宾馆十六楼十三号房间,一直到10月4号早上我给我妈打电话让她弄钱,说是下午回家拿。下午,杜斌和那群男子把我拉着一起到我家,到我家后我妈说没有借到钱,这群男子就在我家中用拳头我把打了一顿,之后杜斌说你没有钱就跟我们走,我不去,他们几个男子连推带拽把我弄到车上,又把我拉到西峡印象十六楼十三号房间,在西峡印象宾馆过了一夜。10月4日下午,张蕾逼着我打了11000元借条。他们把我带到西峡印象附近的四通扯面馆吃饭,当时这些人都在场,杨定军在桌上给我说让我给他们打欠条,也没有说打多少钱的条,回宾馆后下午两点多,我当时被他们圈在西峡印象1613房间里面的小套间里,第一次杨定军提出来时没有具体说要多少钱,第二次杨定军提出来是在四通扯面馆吃饭时,他说要10000元跑腿费。第三次就是10月4日下午两点多,张蕾逼着我打了11000元借条。当时他们几个之间商没商量我不知道,但这事是杨定军和张蕾主导的。杨定军说除了老詹的2500元以外,吃饭开车都得花钱,得再给他们10000元钱跑腿费,让我给他打借条,我不同意,也没敢吭声。张蕾让我给他打10000元借条,他说今天要不给他打借条要不剁我一只手,我看他要打我,我只好把左手放到桌上,然后他到客厅拿了一把大约一米多长的大刀出来,把刀刃搁到我左手腕处,逼着让我给他们打借条,并说如果我不打条,就要把我手剁了,我当时吓哭了,被逼的没办法,就给他们打了借条,开始我写了一张10000元借条,张蕾又不同意,让我给他打11000元的欠条,张蕾说1000元算利息,并拿着刀逼我赶紧写,我没办法,就按张蕾的意思写了一张11000元的借条,并按了指印。借条是他们印好的,我只需要写人名、金额就行了。借条的具体内容是今借张磊人民币现金11000元,借款人买某2,日期2016年10月4日。我当时写罢张蕾就拿走装到他客厅的包里了,现在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10000元是杨定军要的,1000元是张蕾自己做主加的利息。打这张借条是在宾馆房间的阳台上,只有张蕾在场。打借条的事,马新凯知道,当时他在房间内。魏喜迎不知道,当时他不在那里。

大概在晚上9点多,杨定军他们他们开着一辆无牌白色传祺和他自己的车把我拉到往石门水库方向去的一条土路旁,路边是个崖,他们说要把我掀到崖下边,吓唬我,停了十来分钟后把我拉回西峡印象,第二天就是3号下午大概三点多,他们还是开着这两辆车把我拉到新车站南边的豫鄂陕农商大市场对面的路边,当时路上没有人,杨定军将我捞下车,让我蹲到房子墙边,背靠墙,杨定军开着他自己的车,用车头顶住我胸脯把我往墙边挤,把我挤的出不来气,大概在晚上9点多,杨定军他们开着一辆无牌白色传祺和他自己的车把我拉到往石门水库的路上,然后杨定军拿了一瓶矿泉水,抓住我头发,将矿泉水往我鼻子里灌,然后马新凯和姓魏的各自也拿了一瓶矿泉水往我鼻子里灌,当时杨定军就给我说,让我给他钱,后来路上来人了,他们又将我拉到回车垱子岭的河边,让我跪到河边的石头上,杨定军还捡了一个石头让我噙到嘴里,说这几天吃他们、喝他们的,让我给他们钱,啥时间想出来办法了,啥时间把我嘴里的石头取了,马新凯还把皮带取了朝我背上抽,抽有几下我也记不清了,到现在我背还疼,后来他们看我也实在没钱,杨定军就说没钱了,让我给他们打个欠条,我被他们打的受不了,只有同意。但当时没有找到纸笔,没有打成条。持续了大约有个把小时后他们又把我带回西峡印象,到宾馆后,他们又在房间把我打打,逼着让我找钱。4号下午我给他们打了11000元的欠条后,他们又拉着我回丁河我家,我妈说没有借来钱,他们又在我家打我,我爸去拦,杨定军还把我爸打打,把我爸打倒在地,杨定军还不解气,又用弯铲将我们家的锅砸了,之后又将我拽到车上拉到西峡印象一直到今天上午。

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1)被告人杨定军的供述与辩解:

10月1日晚上,我和李鑫、王某、张蕾、魏喜迎我们一起吃饭,李鑫说让我帮他朋友老詹要账,之后我上车一起往丁河去,到买某2家中午十二点多,当时买某2不在家,中午在买某2家做饭吃,吃罢饭等到下午五点多买某2到家,我们开始说2500元钱的事情,买某2说没钱,当时我朋友张蕾在电话上出主意说让贷款还钱,之后老詹给买某2说贷款还钱的事情,买某2及其家人都同意了,买某2的父亲说让买某2跟我们一起办贷款还账,后买某2准备跟我们一起来西峡弄贷款的事情,就和我们一起坐车来西峡。詹某将要账的事托付给我,没有说具体怎么要账,说给买某2办贷款还他3300元钱,其中2500本金,800元利息,要是不中的话,去买某2家拉他家的家电家具,给我们一起去要账的娃一人300元工资。我们具体咋要账他应该也不知道细节。买某2的手机始终在他自己跟,想跟谁打电话都可以,但我在场的时候他打电话我都听着,我们也一直催他想办法打电话借钱还账。我没听买某2说他要离开或是报警,他要报警他随时可以打电话报警,我们也不是寸步不离他或是盯着他不放。

向买某2要账没有具体怎么分工,带买某2要账在农商大市场时候我和马新凯往买某2脸上浇水了,马新凯从我车上拿刀去吓唬买某2,之后去挡子岭,在挡子岭马新凯拿皮带在买某2面前抽的啪啪响,但是我没有见马新凯打买某2,意思还是吓唬买某2逼买某2还钱,我拿石头让买某2用嘴噙着折磨他,马新凯在买某2脚跟垒石头折磨买某2还是逼买某2还钱。10月4号下午两点多,张蕾说跟我商量要不让买某2打个欠条,我说中,张蕾说让打个多少欠条,我说让他看,张蕾说要不让买某2打个11000元的欠条,我同意之后张蕾带买某2上印象宾馆去打欠条,借条大致内容是“今借到张蕾现金11000元”,借款人写的是买某2,大致就是这样,其中借条上的“张蕾”和“买某2”及借款金额是填上去的,其他内容是提前印制好的。写借条的过程我不清楚,我当时不在场。

(2)被告人张蕾供述:

10月2号下午杨定军他们想让我给买某2办贷款,查了一下,买某2以前办过贷款,再贷款办不了,当时天也晚了,我们就一起到鸿运花园大棚里面的一个大排档吃饭,吃罢饭我们又一起到西峡印象,当天晚上我和买某2睡在1613房间的套间。城市印象1613房间是我开的房间。3号上午在睡觉,中午吃罢饭带着买某2跑贷款,还是办不成,10月4日我、买某2、杨定军、马新凯我们开着杨定军的奇瑞车去找一个朋友一起到建设路去办5万至10万元贷款,朋友说办5万元至lO万元贷款需要到郑州办理,后来我们说太费事,就没办。到5号上午8点多,买某2喊我起床,我一直等到9点多才起来,魏喜迎开着他的东风风神车拉着我、买某2到南头农贸街口,买某2碰到他亲戚了,是个女的,他们在说话,那个女的还说我们是黑社会,没过多长时间城关派出所的人就来了,把我们带到派出所。

10月3日下午,我们把买某2拉到南头豫陕鄂农商大市场那里,我去买的矿泉水,我们把买某2围起来,杨定军拿起矿泉水往买某2鼻子里灌,逼买某2还钱,接着我从车上拿了一把砍刀,吓唬买某2,马新凯把刀拿过去举起来说要剁买某2的双手,逼他还钱,接着魏喜迎也过来用水灌买某2。因为这几天我们在一起吃饭住宿加油的钱都是我掏的钱,买某2也跟着我们一起吃饭住宿,我们几个就说让买某2再给我们10000元,后来又说让他先给我们打11000的欠条,我们一起把买某2拉着到西淅公路一个石头柱子旁边,我们让买某2下车,下来以后我们就开始逼他,用刀吓唬他,马新凯拿起一块石头压在买某2脚上逼他,买某2就同意除了还2500元帐以外再给我们打一张11000元的借条。第二天,我们和买某2都在城市印象的1613房间,我在城市印象的超市里边借了一根笔,在城市印象的1613房间阳台上,买某2给我们打了一个11000元的借条,打借条时房间就我和买某2,房间里边有谁我记不清了,他打了借条后我把借条收好放在杨定军的车上。是杨定军提议让买某2打11000元借条的,因为这几天我们带着买某2也花有一部分钱,杨定军说光还钱不行,当时我问办贷款的说买某2可以办5到10万的贷款,我们就把他拉到西淅公路逼他,他就同意给我们打个11000元的借条了。当时去要账,我们要住宿、吃喝、加油等,最后就说了10000元,后来又说11000,就逼着他打了欠条,是对着我打的条。买某2没有借我和杨定军的现金。

(3)被告人马新凯的供述与辩解

1号的时候,杨定军开车拉着我和魏喜迎、张蕾到老车站去找王某、老詹,老詹说丁河有个买明科,借他2500元一年多了没有偿还,让我们去丁河要账。我们五男一女开着杨定军的奇瑞车到丁河街镇政府对面买明科家里。到他家里十一点多,买明科没在家,到五点钟,买某2回来了,他说他没有借来钱。我们说让他安排,提示让他贷款,他说中。我们让他带上身份证和银行卡,他坐上我们的车,一起到西峡。从10月2日下午六点到10月5日上午十来点钟,我们和买某2就在一起。也没有咋分工,我主要是看着买某2,房间都是张蕾去开的,魏喜迎、杨定军他们开车,不开车的时候,我们都在一起看买某2。我们没有收缴他的手机和物品,我们让他用手机联系家人和亲戚借钱,他打电话时我们都在听着。把买某2带到石门水库就是吓唬吓唬,给他施加压力,让他抓紧时间还账。朝买某2的鼻子上灌矿泉水就是让买某2看清形势,醒醒劲,赶紧给我们想办法还钱。我们几个人是张蕾管账的,应该是他负责的这几天的吃喝、住宿、加油等费用。我们要账所花费的费用有人报销。我们把车开到石门,然后就是吓唬买某2,让他下去逮鱼。也就是说说,没有实际的行动。这个话是我说的,我们其他人也没有反对。我们是要账的,只有把钱要过来,才能让买某2走了,要不买某2跑了,我们还得去找他,所以就一直看着他,一直到他把钱弄来为止。我们开的是套房,买某2他和张蕾、还有一个娃我不认识的睡在里面,魏喜迎和我睡在外面,魏喜迎睡在床上,我睡在沙发上看门,防止买某2逃跑。

带买某2到回车镇垱子岭河边后,我把我身上的皮带解下来,把皮带对折着抽的啪啪响,吓唬买某2,我还吓唬买某2说,他再想不来办法,把他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后来我还拿了许多块小石头围在买某2的脚周围。后买某2电话联系说想到办法弄钱了,然后我们就带着买某2回西峡印象宾馆了,我提议说这几天买某2吃饭、住宿花的这些钱咋办,杨定军说让买某2除了还账外再掏点钱。这些话在农商大市场的时候我们人几个也商量过,这几天吃的住的花的钱咋办,当时都说让买某2掏钱,具体让买某2掏多少钱没有明说。开始买某2也不同意,我们在回车垱子岭河边吓唬买某2后,他同意给我们打欠条,问家里要钱给我们,事后听他们说的,买某2已经打了11000元的欠条。

(4)被告人魏喜迎的供述与辩解

我和朋友一起要账,被城关派出所抓住后被带到这里了。10月2日上午10来点钟,我来西峡县城找马新凯玩,马新凯说他们在北四环的城市印象家庭宾馆,我开车到城市印象,马新凯介绍说他“詹叔”。我们又去城市印象接人,在城市印象的1613房间里,我们又见到杨定军。姓詹老汉说,丁河有个买某2,借他2500元不还,有一年多了,让我们帮忙要账。当时只说是帮忙,他给我们一人一盒软云香烟。控制买某2从10月2日下午六点到10月5日上午九点多。期间买某2没有说过要离开,若买某2坚持要走,肯定不会让他走。

10月3号那天下午三四点,我也不知道谁给杨定军打的电话,让我们到农商大市场,后我和马明凯及杨定军还有两个女坐杨定军的车去的农商大市场,我下车之后,看到买某2和张蕾及李欣也在那里,张蕾说买某2弄不来钱。后马明凯从杨定军车上拿了一把大砍刀并将刀到交给李欣,李欣拿刀在买某2手上比划吓唬买某2,意思要用刀剁买某2的手,杨定军开车加油门假装要撞买某2吓唬买某2逼买某2还钱,后张蕾让杨定军去买水,杨定军买来矿泉水之后,用喝剩的矿泉水往买某2脸上挤,之后李欣和马明凯也用矿泉水往买某2脸上挤折磨买某2逼买某2还钱,我当时将一瓶矿泉水浇在买某2脸上折磨买某2逼买某2还钱,之后我们乘车去回车挡子岭,在挡子岭河滩,我们又逼买某2还钱,杨定军拿个石头,马新凯将石头塞到买某2嘴里,马新凯还搬石头往买某2脚上围,折磨买某2逼买某2还钱,马新凯还拿皮带照买某2背上抽了两下,之后我们商量说让买某2将我们带他从丁河下来西峡的吃喝、住宿、车辆加油等所有花费都拿出来,并且我们在10月2号那天拉买某2从丁河下来的路上,我说人家出去要账都是给要账的人一人1000元钱工资开支,意思是让买某2给我们要账的人每人1000元开支,当时也没有算总数,只是这样说,当天我是和杨定军、马新凯王某、王某女朋友及老詹一起去要账的,后来拉的买某2下来西峡,当时说的意思是让买某2按每人一千元给我们出费用,后来杨定军说买某2给我们每人出五百费用,车辆二百元油钱,并且老詹说买某2不出钱的话,将他家里家具拿走,但后来买某2出没有出这个钱我不清楚,后来我听说10月4号的时候张蕾和杨定军让买某2给他们打了一个11000元的欠条,具体意思应该是让买某2出的吃喝、住宿及车辆费用。

5.勘验笔录:

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

证明:2016年10月2日至5日,被害人买某2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期间的案发现场情况。

6.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买某2用手机给其哥哥买科峰发送信息的截图。

证明:2016年10月2日至5日,被害人买某2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期间,受到殴打、侮辱、虐待。

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并经当庭质证认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以索债为目的,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且具有殴打、侮辱情节,其行为已构成了非法拘禁罪。被告人杨定军、张蕾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索取他人财物,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其行为已构成了敲诈勒索罪。被告人杨定军、张蕾一人犯数罪,应当对其数罪并罚;本案为共同犯罪,被告人杨定军在实施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张蕾在实施非法拘禁、敲诈勒索,被告人马新凯、魏喜迎在实施非法拘禁犯罪起其次要作用,均是从犯,应当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杨定军、张蕾、马新凯、魏喜迎在实施非法拘犯罪行为时有殴打、侮辱情节,应从重处罚。被告人杨定军、马新凯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可以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杨定军、张蕾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敲诈勒索行为未能得逞,属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四名被告人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均已取得被害人谅解,可以作为量刑情节考虑;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具有酌定、法定的量刑情节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采纳。本院根据各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以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九条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定军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合并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8年10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3日止。已扣减拘留的35天。罚金限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张蕾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合并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8年10月19日起至2019年3月13日止。已扣减拘留的35天。罚金限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魏喜迎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四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8年10月19日起至2019年1月13日止。已扣减拘留的35天。)

四、被告人马新凯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8年10月19日起至2018年11月13日止。已扣减拘留的35天。)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七份。

审判长  李颖博

审判员  李金岐

人民陪审员  郭杨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九日

书记员  贾航

 


电话:1536500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