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5365003078

16、孙雪靖、王建迪非法拘禁一审刑事判决书

富锦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8)黑0882刑初61号

公诉机关黑龙江省富锦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陈某1,女,1992年2月2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户籍地黑龙江省富锦市。现住黑龙江省富锦市。

委托代理人朗东君,黑龙江明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孙雪靖,女,1993年4月1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黑龙江省富锦市。2018年2月2日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5日被批准逮捕,同日执行。现羁押于佳木斯市看守所。

被告人王建迪,女,1995年6月1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黑龙江省富锦市。2018年1月29日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5日被批准逮捕,同日执行。现羁押于佳木斯市看守所。

富锦市人民检察院以黑富检诉刑诉(2018)5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犯非法拘禁罪一案,于2018年5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赔偿损失。本院于同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涉及个人隐私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富锦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申常志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及其代理人朗东君、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富锦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孙雪靖因怀疑被害人陈某1与其丈夫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便找来被告人王建迪等人欲对陈某1进行殴打。2017年10月31日21时许,在富锦市兴华小区东侧路上,孙雪靖、王建迪等人看见陈某1后将其从出租车上拽下,并对陈某1进行殴打,殴打后不让陈某1离开,强行拽进出租车拉至富锦市六中北侧江坝,在江坝上孙雪靖、王建迪等人再次对陈某1进行殴打,至当晚22时许,孙雪靖、王建迪等人离开现场,被害人陈某1被其父亲朋友武某1接回后送到医院。经鉴定,被害人陈某1轻度闭合性颅脑损伤,头部、颜面部多处软组织挫伤,胸壁、腹壁多处软组织挫伤,右肘关节软组织挫伤,颈部软组织挫伤,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2018年2月2日,被告人孙雪靖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2018年1月29日,被告人王建迪在富锦市被公安机关抓获。

富锦市人民检察院向本院移送了相应证据,认为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已构成非法拘禁罪。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均系主犯,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对其处罚。被告人孙雪靖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对其处罚;被告人王建迪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对其处罚,提请本院对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依法判处。

公诉机关建议对被告人孙雪靖判处一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判处被告人王建迪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非法拘禁罪不持异议,无辩解理由。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代理人意见: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的行为均构成非法拘禁罪,均系主犯。二被告人没有赔偿被害人损失,建议对其从重处罚。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的诉讼请求:1、依法追究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非法拘禁罪的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2、要求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及精神损害赔偿费等经济损失共计25万元。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孙雪靖因怀疑被害人陈某1与其丈夫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便找来被告人王建迪等人欲对陈某1进行殴打。2017年10月31日21时许,在富锦市兴华小区东侧路上,孙雪靖、王建迪等人看见陈某1后将其从出租车上拽下,并对陈某1进行殴打,殴打后不让陈某1离开,强行将其拽进出租车拉至富锦市六中北侧江坝,在江坝上孙雪靖、王建迪等人再次对陈某1进行殴打。至当晚22时许,孙雪靖、王建迪等人离开现场,被害人陈某1被其父亲朋友武某1接回后送到医院。经鉴定,被害人陈某1轻度闭合性颅脑损伤,头部、颜面部多处软组织挫伤,胸壁、腹壁多处软组织挫伤,右肘关节软组织挫伤,颈部软组织挫伤,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被告人孙雪靖于2018年2月2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王建迪于2018年1月29日在富锦市被公安机关抓获。

被害人陈某1住院9天,医疗终结时间为伤后五周,花医药费13834元,户籍地为黑龙江省富锦市兴隆岗镇致富村。现住富锦市红祥小区。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核实,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被告人孙雪靖供述:其在2017年10月30日开始预谋找人殴打陈某1,并在次日实施犯罪。她与王建迪、吴某和王建迪朋友(女性,后证实为杨文迪)在兴华小区楼下的道上,对被害人陈某1进行殴打,随后将被害人陈某1拽上了出租车去了江坝,途中被害人陈某1一直辱骂她,她对被害人陈某1的殴打也没有停止,到江坝东转盘路的东侧后,吴某将被害人陈某1拽下车,她与吴某、王建迪朋友再次对被害人陈某1进行殴打,殴打过程中被害人陈某1的衣服被扯掉,殴打了大概八、九分钟后她与王建迪、吴某等人离开。

2、被告人王建迪供述:其在2017年10月30日接到孙雪靖的电话,说去打敖某的情人,她答应后,与当时在一起的杨某叙述此事,杨某答应她也要参加,后来孙雪靖又说不去了。2017年10月31日晚上6点多钟,孙雪靖又联系她,说找到了敖某的“小三”了,让她现在去四中对面浴池旁边的胡同里,她与杨某打车前往,在出租车上杨某打了电话,又找了两个男的,到达胡同后在一辆黑色轿车前下了车,孙雪靖在黑色轿车内招呼她上车,她就与杨某上了黑色轿车,上车后她说还有两个人,车里坐不下,孙雪靖让其再找辆车,她就联系了司机张某1,让张某1到四中对面浴池旁边的胡同里接她。不一会杨某找的两个人来了,她和杨某、孙雪靖、孙雪靖朋友(后证实为吴某)下了车,她和孙雪靖告诉杨某找的两个男的别动手,有男的上来就拦一下。过了一会,张某1驾驶出租车赶到,孙雪靖说小三出现了,胡同西边出来一个女的,出来后上了出租车,她们一行人乘两车跟随,行至兴华小区楼下时,张某1把车停在那台出租车前边,她和孙雪靖、杨某、杨某找的两个男的下车奔向“小三”的那台出租车,她和孙雪靖、杨某、吴某将被害人陈某1拽下车后对其殴打,殴打过程中将被害人陈某1的外套和上衣撕扯掉,随后又将被害人陈某1拽上了张某1的出租车,向六中北面江坝行驶,途中孙雪靖抢下被害人陈某1的手机,扇陈某1的耳光,并让她把张某1的手机也抢下,防止张某1联系敖路。张某1开车行至江坝转盘的东侧,停车后,她和孙雪靖说腿疼就不下去了,孙雪靖就让她看孩子。孙雪靖与吴某给被害人拽下车,拽到出租车后方,孙雪靖、杨某、吴某对其进行再一次殴打,被害人陈某1被打倒在地,上身只有一件胸罩,乳房裸露,下身没看清,杨某找的那两个男的在大约20米远的地方站着,她将孙雪靖的孩子从黑色轿车抱到了出租车上,怕孩子害怕就让张某1开车远离案发地,张某1开车往东走了一百多米后调头,走到案发地时发现没人就继续往西行驶,走没多远她发现被害人陈某1的手机和钱在车的工作台上,就让张某1往回开,走到转盘东侧时发现树林里有人蹲着,她就把被害人陈某1的手机和钱某在绿化带下边,然后上车走了。

3、被害人陈某1陈述:2017年10月31日晚上8点多钟,她乘坐朋友梁某的出租车从四中附近出来行至兴华小区楼下,一辆出租车、一辆黑色凯美瑞轿车停在她所乘出租车前面,她低头玩手机的时候,有两个女的,一个是孙雪靖,另一个不认识,这两人从外面打开车门将她拽了下来,边拽边打她,然后周围有八九个人也上来打她,其中有一名男子将她一脚踹倒在地,殴打过程中孙雪靖始终拽着她的头发,其中四名女生撕扯她的衣服,将她的上衣都拽掉了,只剩下一个胸罩,然后孙雪靖就将她往出租车上拽,说要给她拉江边去扔江里,在挣扎中被放到车的后排,孙雪靖让张某1开车去碑林,到碑林后孙雪靖说碑林监控太多,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教育她一次,把她衣服全脱了,张某1又开去了六中浅滩,到达江坝东侧五十多米的位置,停车后,黑色丰田车内的一名男子将她拽下了车,以孙雪靖为首的四名女生再次对她进行殴打,撕扯她的衣服,拽她下车的那名男生也踹了她两脚,他们边打她边给她录像,问她叫什么,家是哪的,不说就打她,打完后,不知道谁说有人报警,孙雪靖他们就走了,过了一会张某1开车回来把她手机送了回来,张某1走后,她给她父亲和敖某打电话,过了一会敖某、敖某朋友柳某2、她父亲朋友武某1相继赶到,将她送去了医院。

4、证人梁某证言:证实案发当日晚上七点多被害人陈某1到他家,和他妻子唠嗑,后来陈某1说要和人吃饭,送她去的途中捡了两个乘客,送第二个人到金某北门时,乘客刚下车,一辆蓝色羚羊出租车别在他车前面,车上下来几个人,将陈某1拽下了车,他就下车去拉架,这时从身后上来三个男的,其中一人用手卡住他的脖子,另外两名男子也架住了他,他就上车联系敖某,此时,陈某1已经被几名女子打的只剩下胸罩,后来这几个人将陈某1连拽带推的弄到那辆出租车上走了。

5、证人张某1证言:证实在2017年10月31日晚8点30分至9点之间其接到朋友王建迪电话,让他到富锦市第四中学对面阳光浴池旁边的胡同去接她,到目的地以后,上来四个人,王建迪坐在副驾,后面两个女的,还有一个看不出来男女,后面一个女的指挥他行驶,最后到达兴华小区路口,随后让他别住一台出租车,车内四人匆忙下车,他怕影响交通,将车往前靠边停下,过了一会看见打起来了,他就去看热闹,这四个人用手薅被害人陈某1的头发,用脚踢陈某1,打的过程中将陈某1的外套拽掉,他怕事态扩大,上前制止无效,这时王建迪等人将陈某1往他的出租车上拽,上车后开车行至江坝东边的大转盘东侧,后面的女的说停车,停车后,又将陈某1拽下车殴打,期间他上前阻止无效,他上车后,坐副驾的王建迪让他把车往东开,走了二百多米,王建迪说往回走,开到江坝转盘东侧时没有人,就继续往西行驶,开了大约100多米,王建迪让开回去把被害人陈某1的手机送回去,送回去后,顺着江坝往西走,下江坝的时候,又拉上了路口站着的两个女的,后来将她们拉到了老甜菜站附近的胡同里。

6、证人武某1证言:证实案发当天他朋友陈某2给他打电话说他的女儿陈某1在六中北边的江坝上被人打了,让他过去看看,他开车到转盘东侧的树林里,看见有两个人扶着陈某1从树林里往公路上走,当时陈某1穿着一个男式的外套,上车后,将陈某1送到了医院,陪了一会他就走了。

7、证人柳某1证言:证实他在案发当天他接到敖某的电话,说陈某1让人打了,让他陪着去看看,二人打车行至案发地点发现陈某1披头散发,身上穿着衣服坐在树根下,他和敖某扶着陈某1从树林往公路走,刚到公路,有台车过来了,车上的人认识陈某1,然后就将三人拉到了医院。

8、证人敖某证言:证实在2017年10月31日晚上9点多,他接到陈某1电话说被孙雪靖打了,他带着柳某1一同前往,发现狼狈的陈某1后,坐上同样前来救援的武某1的车前往医院。

9、证人张某2证言:证实在案发当时在睡觉,听到门外有吵闹声,她出门看见门前菜摊道口有人打仗,三个女的打一个女的,被打女子后背都露了出来,屁股也露了出来,三名女的将被打女子往旁边的出租车上拽,出租车司机制止无效,上车后往北开去了。

10、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经辩认,孙雪靖辨认出王建迪;吴某辩认出陈某1;王建迪辨认出孙雪靖、陈某1;张某1辨认出陈某1、王建迪。

11、富锦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大队制作的现场勘查记录、现场照片:证实现场位置及周围环境等情况。

12、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大队出具的(佳)公(刑技)鉴(法临)字[2018]62号鉴定书:证实被害人陈某1的损伤程度属轻微伤,医疗终结时间为伤后五周。

13、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王建迪被抓获,被告人孙雪靖主动到案情况。

14、富锦市公安局出具的户籍证明、现实表现:证实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的身份事项、无前科劣迹等情况。

15、富锦市中心医院出具的诊断书及病案:证实被害人陈某1在富锦市中心医院住院9天。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的代理人提供如下证据:

1、陈某1就医医药费票据13834.20元,证实所花医药费情况。

2、护理证明一份,证实原告住院期间由家属陪护。

3、聘用合同书、营业执照、误工证明,证实原告陈某1在富锦市绿兴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工作,月工资3500元。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核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非法拘禁他人,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富锦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犯非法拘禁罪罪名成立。二被告人在非法拘禁过程中殴打被害人致其轻微伤,应从重处,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孙雪靖系作用较大的主犯,被告人王建迪系作用较小的主犯。被告人孙雪靖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当庭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系自首,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被告人王建迪系坦白,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侵害他人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原告附带民事诉讼请求中精神抚慰金依法不予受理。原告人附带民事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应由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赔偿,即医药费13834.20元、误工费4081元(35天X116.6元)、伙食补助费900元(9天X100元)、护理费900元(9天X100元),共计19715.2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孙雪靖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2月2日起至2019年4月1日止。)

二、被告人王建迪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29日起至2019年3月28日止。)

三、被告人孙雪靖、王建迪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损失19715.20元。

四、驳回原告人陈某1其它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判长  王洪生

人民陪审员  陈强

人民陪审员  刘红霞

二〇一八年七月三十日

书记员  张鹏


电话:1536500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