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5301583078

1、张怡集资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东海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苏0722刑初602号

公诉机关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怡,曾用名张鑫怡,网名虎虎,男,1988年2月1日生,汉族,大专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江苏省常州市,住常州市天宁区。因本案被网上追逃,2017年7月7日晚被常州市公安局新北分局龙虎塘派出所抓获,同年7月11日被东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1日由该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东海县看守所。

辩护人蒋顺、施义丰,江苏常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检察院以东检诉刑诉〔2017〕52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怡犯集资诈骗罪,于2017年10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东海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朱林方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怡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怡于2016年8月26日,和李某2川、孙某(均另案处理)经预谋后以协议方式从王某3(另案处理)等人处接手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后在公司万利豪汽车众筹平台没有实际经营的情况下,共同采用虚假宣传、高额利诱等方式骗取投资人投资,至2016年9月22日,共骗取投资人270笔投资款计人民币6947938元,并将其中的5093424元非法占为已有并挥霍。案发后,被告人张怡用赃款购买的保时捷轿车一辆已被侦查机关追回,其家人代为退还赃款计人民币15万元。

为证明以上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随案移送相关书证、证人证言、同案人及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被害人陈述等证据材料。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怡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之规定,构成集资诈骗罪,系共同犯罪。建议对被告人张怡判处十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被告人张怡辩称,我不是经过预谋,当时我们三人只是打算作为中间人,从中赚钱中介费。实际经营情况我不清楚,我几乎没有来过东海,虚假宣传我不清楚,保时捷汽车是孙某支付的,不是我付款的,不是给我个人的,说的是投资给我们常州迅盟网络科技、安徽万方商贸有限公司的车,我说我还要经营公司,保时捷是我主动退还的且出了车祸也是我们自己修理的。

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构成集资诈骗的犯罪事实持有异议。辩护人认为:一、被告人并无非法占有投资人投资款的主观目的。1、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接手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卓公司”)是为了欺骗投资人获取投资款,但公诉方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想反,公诉方提供的询问笔录中被告人也已经多次反复明确说到被告人接手千卓公司的目的是为了将千卓公司转手卖出赚取出卖款。并且,2016年8月26日孙某、李某2川和被告人张怡购买的千卓公司,购买后被告人并没有留在东海经营千卓公司而是回到常州。2016年9月28日东海县公安局已经立案侦查,前后只有一个月零两天,接手时的千卓公司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亏损1000多万。如果被告人想要经营公司并有利用千卓公司骗取投资人投资款的意图,找一个没有亏损信誉良好的公司岂不是更加合理?由此可见,被告人只是想要将千卓公司转卖赚取差价,并没有骗取投资款的目的。2、被告人并不清楚千卓公司在接手之前是否存在真实的汽车买卖。张怡与孙某是在网上认识的,之后千卓公司的前法人王某3还有现任法人李某2川都是由孙某向被告人介绍认识的,在此之前被告人并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千卓公司的存在。在孙某的安排下,张怡跟随孙某和李某2川到千卓公司所在的东海县和王某3谈接手公司的事情,主要是由孙某和王某3在谈,并没有告知被告人其实千卓公司没有真实的买卖。千卓公司当时的市场部、客服部等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在场,公司也有专门的众筹平台,统一规范的业务流程,从表面上看这是一家十分正常的公司,谈到千卓公司为什么会亏损,王某3给出的解释是钱用来到别处投资,这个理由十分符合常理常见,也令人信服,因此被告人有理由相信这是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并且,千卓公司员工王某4等人的询问笔录也指出当时和王某3交谈的人是孙某而不是张怡,王某4等人甚至连张怡具体叫什么也不清楚,只知道姓张,由此可见张怡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十分小。而公诉机关却偏听偏信和被告人张怡有利益冲突的李某2川的口供,并以此认定当时张怡也和王某3进行了深入的交谈进而认定张怡对千卓公司之前并没有真实的买卖情况是知情的。公诉机关在没有合理依据的情况下就作出认定,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3、接手千卓公司后被告人也没有占有投资人投资款的主观意图。由于接手千卓公司后暂时无人想要购买,于是李某2川担任法人留在东海负责运营,被告人回到家乡常州,孙某负责财物管理,后去到广州。孙某声称去广州是为了帮千卓公司与广州二手车行联络用于买卖二手车。之后,在千卓公司的微信工作群中被告人多次看到了孙某提供的二手车照片,也在千卓公司的互联网众筹平台——万利豪汽车众筹平台上看到了李某2川将这些照片上传用于向投资人众筹。被告人自然认为孙某和李某2川是在做正常的车辆买卖工作。孙某还曾经从千卓公司账上拿走200多万,声称用于购买从广东车行看中的二手车。这就更加坚定了被告人相信千卓公司已经将二手车买下,不久后就会将二手车卖出的想法。4、被告人获取投资款时并不存在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事实上,孙某、李某2川一直在欺骗被告人,声称公司正常运行并且也有盈利。当时正好被告人想要买车,于是就提出从公司盈利中提前支取他的股东分红55万元。而孙某想要洗钱,因此多打了15万给被告人,并要求其中10万打回给她,还有5万元作为对被告人开设的讯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款,事实上这5万元被告人张怡确实投入了讯盟科技有限公司的运营中。以上资金流向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均可以证明。事实上,直到被告人被网上通缉,他才知道千卓公司根本没有真实的买卖,而是通过众筹诈骗投资人的财产。

二、被告人张怡并未参与非法集资的策划和实施行为。

所谓非法集资,是指公司、企业、个人或其他组织未经批准,违反法律、法规、通过不正当的渠道,向社会公众或者集体募集资金的行为,是构成集资诈骗罪的行为实质所在。孙某、李某2川和被告人三人接手公司后被告人就一直不在公司,李某2川是千卓公司法人,公司的方方面面尤其是运营和财政均是由孙某和李某2川把持,被告人只负责寻找买家将千卓公司卖出,并不关心公司的具体运营。所以该公司募集资金的行为被告人并没有参与策划与运营,也不了解具体情况。在公诉机关的刑事侦查卷宗中也清楚的反应了张怡一直不在千卓公司并不清楚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在这里要说明的是,被告人张怡一直是想要出卖公司,而后是因为李某2川告诉他公司出了问题指使张怡找人办理法人变更,因此张怡才找到王某5想让他担任千卓公司的法人。

三、被告人张怡并没有参与使用欺骗方法诈骗投资人。

所谓使用诈骗方法,是指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编造谎言,捏造或者隐瞒事实真相,骗取他人的资金的行为。是孙某将虚假的可买卖的二手车照片发到网上再由李某2川发到众筹平台上,用于欺骗投资人投资,被告人并没有参与。之后并应当由孙某联系购买二手车,李某2川联系出卖二手车,但孙某和李某2川在这些事情都没有做的情况下告知投资人已经出卖的二手车并盈利,同时以此引诱投资人继续投资。被告人也没有参与他们的欺骗过程,相反,被告人也被欺骗了。并且,公诉机关的刑事侦查卷宗也可以看出是孙某和李某2川一手操办了诈骗过程,被告人及其他人的询问笔录中也不能反映出被告人参与了诈骗环节。公诉机关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又凭什么认定被告人使用了诈骗方法骗取投资人投资款?

综上,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张怡涉嫌集资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人张怡不构成集资诈骗罪,依法应宣告张怡无罪。

经审理查明,王某3(已公诉)等人从2016年7月1日起利用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卓公司——本院注)在互联网上的众筹平台——万利豪汽车众筹平台发布虚假二手车交易信息,宣传投资众筹平台,许诺车辆卖出后产生的利润按比例与投资人分红,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引投资,但实际上并不存在真实的交易。在收到投资人的投资款后,王某3等人肆意挥霍,用后投资人的款项归还前投资人的利息,至2016年8月26日,因资金漏洞巨大,王某3等人无法继续经营,欲卖掉千卓公司。被告人张怡于2016年8月26日,和李某2川(已公诉)、孙某(在逃)经预谋后以协议的方式,实际以0元从王某3等人处接手千卓公司,一方面继续在公司万利豪汽车众筹平台没有实际经营的情况下,共同采用虚假宣传、高额利诱等方式骗取投资人投资,另一方面采取各种方式将公司资金转移占有。至2016年9月22日,共骗取投资人270笔投资款计人民币6947938元,并将其中的5093424元非法占为已有并挥霍。其中被告人张怡用投资款项购买保时捷轿车一辆,占有人民币20万元。案发后,被告人张怡用赃款购买的保时捷轿车已由其家人交于侦查机关并扣押在案,其家人代为退还赃款计人民币15万元(均扣押于东海县公安局)。

上述事实,有经当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书证:

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实:案发后,涉案保时捷轿车一辆已被侦查机关扣押;张怡家人已代其退赃15万元等事实。发破案及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张怡系网上追逃,后被抓获。被告人张怡户籍证明,证明其为完全行为能力人。

二、被告人张怡的供述和辩解:

我是2015年在网上投资3M资金盘时认识孙某的,她和我一样投资3M,是在同一个微信群里认识的。在2016年年初2-3月份的时候,我联系孙某来常州一起做汽车众筹的公司,因为我那时候卖网络众筹的系统,也知道这方面的情况,又因为孙某能力比较强,我就联系她和我一起来开公司。2016年4月份,我把众筹系统卖给了成某1,孙某过来也一起联系别的客户的。我跟孙某普及一下汽车众筹的概念,就是通过网络融资,进行二手车交易获得利润,然后和客户分成,我和孙某没有做成汽车众筹生意。

我和张某是在成某1的公司认识的,当时他是到成某1的公司做培训的,因为当时孙某也在,张某就认识了孙某和我。在千卓贸易有限公司要转让时候,千卓公司找到了张某,张某就找到孙某,要孙某再找一个人来把千卓公司承接下来。后来孙某就通知了我,问我能不能找到一个老板来接手千卓公司,我就和孙某说我们先去谈,谈好了我们再去找人当法人代表。

2016年7-8月份,我和孙某还有李某2川就来到了东海,到东海之后就跟他们公司的人谈买公司的事情的,有法人代表王某6支,还有总经理王某3,还有他们几位男员工。我们三个人去千卓公司,主要是孙某和王某3谈的。王某3讲他们公司的运营情况,讲到他们公司有600-700万左右的负债,说目前账上还有400多万,孙某说需要账上有600多万。

公司的买卖是不需要给王某3钱的,因为王某3想摆脱前面经营期间的责任,也就是有亏空,如果要出事的话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我知道王某3之前得到钱了,王某3说是400多万。当时王某3卖公司很急,孙某就说服了李某2川担任千卓公司的法人代表,孙某还跟李某2川说会尽快的找到人来接手法人代表。在转让公司的时候,李某2川和王某6支签订了一份公司转让合同。变更法人代表的时候我没去,是李某2川和千卓贸易公司的人一起去的,王某6支肯定要去的。我们接手千卓贸易有限公司之后,李某2川留在东海的公司负责运营和管理,我和孙某回常州了。

接手公司后,千卓公司的运营是李某2川全权负责的,资金出项孙某说了必须要有她点头才能向外打钱。我在常州找法人代表,别的什么都没做。

公司资金有哪些出项我不清楚,我知道的是孙某向广东的两家车行打款200多万,孙某也通过千卓公司打给我70万块钱,要我打回给她账户15万。因为我要去买车,所以孙某打给我的70万是打到常州明星车行的,我在明星车行花了55万买了一辆保时捷卡曼轿车。剩下的15万,明星车行的老板娘又打给我个人工商银行账户的,这个钱在第二天或第三天,我通过支付宝打给孙某10万,剩下的5万被我用在常州的迅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我认识王某5,他是我在接手公司之后找的,我是通过网上找人介绍的,找他是为了把李某2川换下来,想让他做法人代表承担法律责任的,我们也给了王某570多万,是从千卓公司的公账上打给王某5个人账户的,但是实际上王某5没有担任法人代表,因为王某5写了愿意承担李某2川担任千卓公司法人代表之后的法律责任的承诺书,所以其没有担任法人代表,也给了他钱。王某5是残疾人,年龄有40-50岁,平时借助工具才能走路,常州湖塘人,平时也没有工作。从王某3手里接手公司后,孙某负责千卓公司的财务、李某2川管某公司的运营,我就帮着找下一任的法人代表,其他没有参与。

我找王国平时就是跟他说连云港有家公司,有负债1500万左右,要他来担任法人并且能拿到钱,要他承担公司的责任,也就是一切法律责任,主要就是有亏空的责任,他也同意的。因为前面王某3经营期间就有负债,我们接下公司之后孙某又打钱出去了,还有给了我70万,这些钱收不回来都是亏空。后来因为李某2川不敢来东海了,就没有过户,但是王某5写了字据给我们,字据的内容就是王某5愿意承担千卓贸易有限公司的责任,签下来字据孙某就给他钱的。

三、同案人供述:

1、同案人李某2川供述

我是通过孙某认识张怡的,我和王某5以前在镇江赌钱认识的,我欠了王某5钱,孙某在常州见到我的时候,我是在王某5那赌钱的,就这样孙某和王某5认识了。孙某到常州后大概10来天,王某5想找我要钱,我没钱给,王某5就要我和张怡、孙某一起到东海,到东某2接一个公司,接下来之后我的钱就不用还了,接的公司张怡知道的,是汽车众筹的公司。到东海后,张怡要我做法人代表,张怡说他之前是鼎盛的运营没法做法人代表,孙某说她有公司也不好做,我就当公司的法人代表。

8月20日左右,我和孙某、张怡一起到东某2的,在千卓公司一楼大厅,王某3和孙某、张怡两人谈的,我在边上听着的。王某3和张怡、孙某谈关于卖公司的事,由我出面担任法人代表。

公司转让后,我负责公司里的日常事务,胡某2找过一些汽车图片。胡某2不干之后,张怡、王某5通过微信传汽车图片给我,我再转给刘某,由刘某管理后台,选择安排哪些汽车照片传到万利豪平台上。传这些汽车照片到网上,投资人就打钱到公司账户上了,还有客服会在QQ上联系投资人进行汽车众筹投资。张怡会把汽车图片传给我,我还会跟孙某联系说过什么时候可以不干了,早点走。

网站上有车子的众筹价和卖出价,众筹价是二手车的价钱,刚开始胡某2在的时候,是他在一个软件上进行评估价格的,后来王某5和张怡传汽车照片过来的时候是写好价格的。卖出价是按照众筹价的万元收益200多元算出来的,这个价是刘某算的。因为就没有买卖车辆,所以公司是没有利润的。

孙某是通过我转了10万块钱给她的,是成某1打给我的建行账户,我再打给孙某的,成某1的钱就是从公司账户上打过去的;张怡的钱就是公司账户上直接打的,有的是支付宝打的,打了5万块钱;常州明星车行不是70万就是90万;东莞蔡某1车行多少钱记不清了;8月26日给王某3打了60万;还有几个我记不住了。

公司账上最后的钱给王某5拿走了,是王某5自己转给自己的,因为这边出事了,他就把所有的钱拿走了,转了有60多万。

2、同案人王某3供述

我是通过张某认识买我平台的人的,今年8月,我打电话给张某,说我公司成某2、漏洞大,张某说有个买家可以买,然后他就联系人来东海了。

他们到东海的第二天,孙某、张怡、李某2川就到我公司来的,在我办公室,主要是孙某和我谈的,张怡在边上会问我一些其它问题,李某2川基本不说话。孙某主要问投资人对我平台的反映,就是想知道我平台的吸引力大不大,就是想融到更多的钱。当时我平台对投资人吸引还是可以的,第二个就是孙某想要600万以上,要我一个星期把钱筹集,还问我公司漏洞多大,我说有700多万,孙某和张怡都表示可以接受。

连云港公司出事后,孙某和张怡打电话给我,说他们花钱买了替死鬼,就是王某5,说让他把所有资金漏洞全部扛下来,让我和李某2川、张怡、孙某都说成是为王某5打工的。

当时谈的时候张怡问的比较专业,孙某只关心账上有多少钱,李某2川当时没怎么说话,我看出来他不怎么懂网站的运营。张怡和孙某离开东海后,李某2川在公司负责日常事务,我听刘某说,李某2川是联系张怡和孙某的,孙某让他打钱他就打钱。

3、同案人王某4供述

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是在2016年4月份左右,王某3找我准备成立汽车众筹公司的,当时王某3和我父亲王某6支谈好用我父亲的名字注册成立公司,由我父亲担任公司法人,王某3给我父亲20万元好处费,“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这个公司名字是王某3在网上花了几百块钱买的,公司地址是王某3、胡某1和我三个人选的,是东海县牛山街道东方体育城60-50号门面房,每年租金5.8万元,当时租的时候王某3付了2.9万元。

公司设立总经理室、运营总监室、客服部、市场部和综合办公室五个部门。总经理室就王某3一个人;运营总监室也是一个人,开始是王某3自己做的,后来是刘某;客服部有四个人,客服主管开始也是刘某,刘某调到运营总监室之后是王某3负责;市场部也是四个人,总监是胡某2,成员有我、周某3、王冠仁;综合办公室分行政和财务总监,行政那块是王姗姗,财务总监是庄晓丽。

说实在话,我们这个公司并没有实际动作经营,网站发布的所有图片、信息都是假的,图片都是买来的,发布买来的这些图片的目的就是为了投资者投资,扩大宣传。公司没有实际经营,没有利润,公司正常的运营是靠投资商投资的钱来维持公司的。

我一开始不了解这个行业,都是听王某3讲的,我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好朋友混的好我也能跟着沾光,混的不好对我也没有影响,我还赚了吃喝玩乐。现在我认识到错误了,知道这个公司就是一个骗人的公司,后来转给别人也是继续在骗人。

4、同案人王冠仁供述

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在网上经营万利豪汽车众筹平台。这个汽车众筹平台对外宣传就是我们公司利用网上投资人以汽车众筹的形式充的钱,用这些钱去二手车车商处收车,收车之后再卖掉赚钱,我们公司和投资人按照3:7的比例分利,公司对外宣传是公司的车都能卖出去,如果卖不出去投资人就不来投资了。

我们有一个汽车众筹的群体,这个群体有自己的联系方式,我的QQ号里就有,这个群体有很多QQ群,因为每个像我们这样的公司都有QQ群。我们公司也建有QQ群,名字叫万利豪汽车交流群,王某3让客服人员拉其他的投资人进我们的QQ群里,在群里宣传我们的公司,就是宣传我们也是做汽车众筹的,王某3操作让公司车卖的快,投资人的钱进出也快,投资人赚的钱也快。实际上公司这些车都是王某3自己操作的,没有这些车,这些车都是让我们这些人去二手车市场拍的二手车照片。

拍来照片后,我们将这些照片放在我们公司的网站,我们告诉投资人说车是买来的,投资人就参与投资了,他们就打钱到公司的账户上的。因为在我们的汽车众筹群体里很多都有我,王某3会用我的名字在后台自己操作充值,实际上我没有充值,别的投资人问我时候我就会说我充值了,把别的投资人吸引来投资。

后来因为我们公司用这些假的照片融资,付给投资人的利息太高了,做不下去了,然后王某3就想卖给别人的。

5、同案人胡某2、刘某、周某3供述

证实:其供述相关内容及情节与王某3、王某4、王冠仁等同案人供述相印证,胡某2供述换过老板后,发到公司网站上的照片都是孙某和姓张的发来的,是发在公司的微信群里的,李某2川叫我整理孙某他们发来的照片,再发给刘某,由刘某负责上传到公司网站上。换过老板后,我在公司期间,没有购买车辆。

四、被害人陈述

1、被害人卢某1陈述

2016年7月,我在网上得知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的万利豪汽车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向我们筹集资金,购买二手车然后出售,所得利润按照投资比例分配,同时归还我们本金。7月至8月我一共投资235000元,前期基本正常,都能按时回款,到9月22日我发现到期的款都没有回款,公司的人也联系不上,这时我还有6万多元没有回款。今天我和其他几个投资人找到位于东方体育城小区的千卓公司,公司法人李某2川和几个客服在,运营叫刘某也被我们找来了,后来刘某又溜了,报警后派出所民警叫我们到经侦大队报案,我们就来了。

2、被害人周某1陈述

2016年7月,我通过网络看到了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的广告,那广告宣传集资购车交由合作车行代售,约定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合作车行、投资者三方分享利润,利润是3到4个点。我就注册了该公司的万利豪汽车众筹平台。注册完,我就可以看到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就在该平台发布要众筹购买的车辆信息,我们投资者就可以根据车辆的价格投相应份额的钱,平台用投资者的钱购入车辆,再将车辆放到车行去卖,卖的钱投资者可以提现。我按平台的方法,在2016年7月至9月间,向该平台累计投资充值1232000元,其中我提现250000元,目前我在该平台还有982000元。到了2016年9月22日,平台突然发布销售逾期,9月23日,平台停止发标回款和提现,客服不回答问题,联系不上公司的人。

我通过投资者QQ群了解到,有投资者到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实地考察,发现并没有购入车辆,该公司是通过平台发假标,以高回报吸引投资者,就是骗投资者钱的。

3、被害人李某1陈述

证实:其在千卓公司万利豪平台共投资26万元,提现6460.84元,被骗253539.16元。

五、证人证言

1、证人张某证言

2016年8月,王某3向我提出想把公司卖掉,正好我的朋友孙某也想买这种类型的公司,我就帮忙联系了,后来公司卖给孙某了。我是通过张怡认识孙某的,张怡之前是常州明庆财富的工作人员,明庆财富使用的软件也是我们宙斯盾公司的。

后来孙某、张怡还有一个人一起去东海看公司的,我作为介绍人和孔某一起去的。在千卓公司是王某3和孙某谈卖公司的事情,谈的时候,我就先走了。

2、证人孔某证言

2016年8月底,王某3将千卓公司卖掉了,卖给了孙某、张怡、李某2川。之前张某在常州的智仁科技公司(也是汽车众筹类的公司)认识的张怡。张某在8月初还问过我,张怡想买这种类似的公司,后来张某就联系王某3,问他想不想卖,正好王某3也想卖,就约好到东海见面谈谈的。

在公司变更登记手续之前一个星期,我和张某坐高铁到徐州,王某3安排周某3在徐州接我们到东海的,孙某和张怡、李某2川开车到东海的。在东海的公司由孙某和王某3谈关于购买公司的情况,我和张某将网站的一些信息变更的,但我和张某在东海时,没有做变更手续就离开了。

据我所知,孙某在广东那边做生意需要钱,孙某需要千卓公司账户上的钱使用。卖完公司后,由李某2川担任新的法人代表,平时在公司负责日常事务,但是孙某他们三人也没有做真实业务。我记得王某3卖公司的时候,要求账户上要有480万,但是到底剩多少我不知道,王某3和孙某签订卖公司协议时,要求账户留有650万,然后再以230万元卖给孙某他们,但实际没达到这么多钱,王某3在自首之前,孙某要求他跑路的,但他选择自首了。

3、证人周某2、王某1证言

证实:其在千卓公司担任客服,公司之前是王某3负责,到8月底就换成李某2川了,除了李某2川外,还有个女的叫孙总,还有和孙总一起的男的,叫什么不知道,孙总和这个男的都去过公司,在公司里待时间很短就走了。

4、证人蒋某证言

我儿子张怡被抓了,我来看看,我们要积极配合公安机关。我儿子用东海千卓公司划过去的钱买了一辆保时捷轿车,之前出车祸,现在修好了,放在我家车库一直没卖出去,希望你们公安机关把车开回去,争取宽大处理。

我知道和我儿子一起的有个女的叫孙什么,还有一个法人代表是姓李的男的,年龄和我儿子差不多。他们几个人是姓孙的女的找我儿子去找人接手连云港千卓公司的,姓孙的跟他说因为有钱赚,我儿子他们就先去了,接手公司过渡的。我儿子之前在常州一个本地的投资理财公司工作过,另外我还知道有一个叫王某5的人想接手公司的,他在千卓公司拿走了60万。

5、证人王某2证言

证言:张怡打款付了70万元到其车行,花55万购买一辆保时捷轿车,后其公司又给张怡账上转款15万等事实,与张怡供述相印证。

6、证人蔡某1证言

我现在在东莞市清溪镇经营二手车行,我公司的名字以前叫东莞蔡某1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我不知道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我和这个公司或个人之间没有经济往来。

(出示:2016年9月6日,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向你公司东莞市蔡某1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的对公账户打款50万元;2016年9月13日千卓公司向你公司账户打款30万元,这是什么情况?)我想起来了,这是我公司的一个客户蔡某2让我帮忙转账的,蔡某2让我帮忙把钱从我公司账户过一下,再取给他的。50万是我取现金给他的,我记得30万元是转账给蔡某2母亲的账户的,他母亲叫杨洪娣。

蔡某2是我的客户,经常到我店里喝茶,和我比较熟悉,他说他自己没有公司账户,就让我帮忙转账的,并且我取现金给他,他还写了收条给我。因为钱转到我公司账户了,写收条给我证明钱已经被他取走了。

除了刚才说的30万和50万,蔡某2还在去年说他想买一台奥迪A6车,我就介绍了我在樟木头做二手车的朋友蔡国秀,蔡某2就打了20万定金给我朋友蔡国秀,我带蔡某2到了樟木头我朋友蔡国秀那看车的。蔡某2说他公司要买车的,就通过他公司的账户打了20万定金到蔡国秀的公司账户,蔡国秀的公司叫东莞市韩泰二手车行。过了一个星期左右,蔡某2又说车不要了,蔡国秀就把钱以现金方式给我,我又将钱以现金的方式还给蔡某2了。

我不认识孙某,我和她之间没有经济往来。我和蔡某2之间从来都是直接付钱,从来没有过债权债务关系。

我向公安机关提供蔡某2从我这拿走80万的收据,另外蔡某2在2016年8月31日还转过30万元到我的公司账户,这笔钱我于2016年9月1日转给他母亲杨洪娣的账户上了。

7、证人蔡某2证言

我不认识江苏连云港的那边的任何公司和个人,与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经济往来。我和孙某是2016年5月份离婚的。

(出示收据:2016年9月20日,今收到蔡某1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付款80万元整,蔡某2,这是什么情况?)我想起来了,这是孙某让我转的。去年(2016年)孙某打电话给我,说她要转账过来,需要公司账户,我就找到蔡某1,向蔡某1要他公司账户使用的,孙某打了80万元到了蔡某1的公司账户,我又让蔡某1将钱取给我,我将钱给孙某了。蔡某1取了50万元现金给我,又通过转账转了30万左右给我,具体转多少钱我忘了,但是蔡某1一共给了我80万元。这80万元我是直接给现金给孙某的。

韩泰二手车公司是蔡某1帮我找的,我也不认识这家公司,也是孙某让我找个公司账户转账的,我找到蔡某1,蔡某1找的这家二手车行,后来孙某转了20万到韩泰车行,蔡某1给了我20万元现金,这钱我也交给孙某了,也是以现金的形式给孙某的。孙某为什么要我找对公账户我不知道,她让我找我就找了,她从什么地方转来的钱我没问,我只管转多少钱来与收到的钱对应起来就行了。

8、证人成某1证言

证实:2016年9月1日,千卓公司打10万元到其银行卡,其又转给李某2川等事实,与李某2川供述相印证。

六、千卓公司银行账户部分查询记录

证实:2016年9月1日向成某1打款10万元、2016年9月2日向常州明星车行打款70万元、2016年9月6日向蔡某1公司打款50万元、2016年9月13日向蔡某1公司打款30万元、2016年9月19日向韩泰公司打款20万元等事实,与上述证据相印证。

七、部分涉案银行卡交易明细、支付宝交易记录等相关书证

证实:张怡打款70万元购买保时捷轿车的事实、通过支付定转款15万到自己的账户后又转款10万给孙某的事实、孙某转款到蔡某1车行的事实及2016年9月24日王某5从千卓公司转走719081.01元,及王某5采取日期倒签方式出具的承诺书等事实,与上述证据相印证。

八、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书、营业执照、公司章程、公司转让协议及转让后的营业执照等相关书证。

证实:连云港千卓贸易有限公司于2016年5月11日成立,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王某6支,2016年8月23日,以230万元转让给李某2川,2016年8月26日,营业执照变更法人为李某2川等事实。

九、千卓公司后台数据明细证实:

1、自2016年7月1日至9月22日,共有249位被害人,投资755笔计22336594元。其中:2016年7月1日至2016年8月26日,共485笔,计15388656元;2016年8月26日至2016年9月22日,共270笔,计6947938元。

2、自2016年7月1日至9月22日,共回款776笔,计12607833元。其中:2016年7月1日至2016年8月26日,共回款386笔,计4791239元;2016年8月26日至2016年9月22日,共回款390笔,计7816594元。

3、王某3等人共抽走4635337元。

4、李某2川等人共抽走5093424元。

注:22336594-12607833=9728761元。

2017年12月26日,被告人张怡向本院出具悔过书一份,内容为“悔过书尊敬的法院领导:你好,我是张怡,我对案件的认识不足,对法律知识理解浅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没有深刻体会。通过这次开庭,法官的说服教育,才体会到自己已经触犯了法律。我自愿认罪,服从法院判决,请法院给予我一个从轻处罚的机会。今后出去做一个守法的公民,回报社会。张怡2017.12.26”。对于该情节,本院及时向公诉机关作了反馈。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被告人张怡在明知千卓公司因资金漏洞巨大,前负责人无法继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孙某、李某2川共谋,以零元予以接手,后三人一方面继续在万利豪众筹平台发布并不存在真实交易的二手车图片信息,引诱投资人进行投资,另一方面又通过各种方式转移投资款项,其中被告人张怡用转移的款项购买保时捷轿车一辆供其自己使用,占有现金20万元。综上事实,被告人张怡伙同他人采用欺骗手段吸引投资且非法占有目的明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且系共同犯罪。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怡犯集资诈骗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张怡辩称,其没有经过预谋,其三人只是打算作为中间人,从中赚取中介费。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被告人张怡等人接手千卓公司后,为逃避责任被告人张怡在常州寻找承担千卓公司亏空责任的人选即法定代表人,并许诺给予金钱。其实际找到的为一名残疾人王某5,被告人张怡自己亦供述王某5平时没有工作,自己对其资产情况没有考虑过。若如其所述,张怡作为中介人欲赚取中介费,其寻找购买千卓公司的人应为有一定资金实力的人才有赚取中介费的可能,而其实际物色到的王某5没有工作,张怡本身对其资产情况亦不关心,实际上,王某5答应接替李某2川担任千卓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其得到千卓公司人民币719081.01元的金钱收入,故被告人张怡辩称其三人没有预谋,只是打算做中间人的意见不具有合理性亦不符合本案查明的事实,均不予采纳。

对于辩护人提出三点辩护意见,本院认为,其只是就辩护而辩护,未从本案的整体事实出发。被告人张怡,孙某、李某2川以0元接手千卓公司,后被告人张怡回常州物色接替李某2川的法定代表人,同时还向公司李某2川等人发送并不存在真实交易的二手车图片继续在众筹平台吸引投资,并且占有公司投资款项用于个人消费,以上事实均能证明被告人张怡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且实施了参与非法集资的行为。辩护人提出的接手千卓公司后,被告人张怡并未在东海公司,而是回到常州,这只是三人分工不同,不能证明被告人张怡未实施非法集资的行为。对于被告人张怡非法占有的款项,辩护人认为是提前支取被告人张怡的股东分红,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提出被告人张怡接手千卓公司的目的是为了将千卓公司转手卖出去赚取出卖款,又认为其为公司股东,该二者之间的矛盾,其未作合理解释。故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符合本案查明的事实,均不予采纳。案发后被告人张怡用赃款购买的保时捷轿车其家人已交还侦查机关,且其家人代为退还款项人民币15万元,依法可以对被告人张怡酌情从轻处罚。本案审理中,被告人张怡向本院出具悔过书,可以认定为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怡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7日起至2028年7月6日止。罚金款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交纳。)

二、对已扣押在案的人民币150000元、保时捷轿车一辆(均扣押于东海县公安局)属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发还被害人,不足部分(4943424元扣除在押保时捷轿车的价值)责令被告人张怡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退赔各被害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温爱英

审判员  焦一宁

人民陪审员  魏忠田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日

书记员  孙玉秋

 



电话:1530158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