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5301583078

22、李启涛集资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建始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鄂2822刑初26号

公诉机关建始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启涛,男,1986年2月4日出生于湖北省建始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本县。因本案于2016年5月28日被建始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建始县看守所。

建始县人民检察院以建检诉刑诉(2017)3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启涛犯集资诈骗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建始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秦励、书记员刘玉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启涛、被害人李某1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被告人李启涛欲通过谎称工程投标需缴纳保证金或工程投标缺资金周转,承诺支付高额利息,向他人筹借资金。自2013年7月,被告人李启涛以上述方式在建始县境内向蔡某、罗某、龚某、刘某1、乔某1、李某1、顾某、刘某4、向某5等多人筹借资金,而后将筹借的资金高息借出从中牟利,并将部分借款用于购车、购买保险、个人挥霍等,至2016年5月致使多个被害人资金欠款共计人民币530.92万元无法归还,其中蔡某4万元、罗某9.6万元、龚某34.2万元、刘某18.82万元、乔某118万元、李某164万元、顾某17万元、朱某15万元、向某225.2万元、叶某130万元、刘某317万元、陈某139.5万元、曾某232万元、朱某20.1万元、朱某34.7万元、何某2.61万元、李某27万元、谢某2燕2.25万元、黄某8万元、冯某祝1.94万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启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530.92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应以集资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李启涛有自首情节,建议对其在有期徒刑十年至十二年之间量刑。并就指控提供了相关证据。

被告人李启涛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提出多数人是为了高息主动将钱某在他这里的,其本意不是要给他们带来损失;他从顾某处出具借条借款20万元是龚某担保,经龚某要求他针对这笔款项又给龚某出具了20万元的借条,即他给龚某出具的一张30万元借条包含该20万元,且这二张借条出具的时间系同一天,因此不能重复计算;除公诉机关已剔除的外,他还给乔某1、刘某3、陈某1还过钱,具体数额记不清楚。

经审理查明:自2012年开始,被告人李启涛一直采用相对低息借款、高息放贷出去的方式即做“过桥资金生意”牟利。在此期间,因被告人李启涛无收入来源、“利滚利”等因素导致其无能力偿还借款,被告人李启涛遂通过谎称工程投标需缴纳保证金或工程投标缺周转资金等、承诺支付高额利息的方式向不特定的多人筹集资金,将筹集的资金部分用于借新还旧,部分用于购车等个人挥霍。至2016年5月,被告人李启涛致使多个集资参与人的集资款共计人民币510.92万元(已扣除李启涛归还给对应集资参与人的本息)无法归还,其中蔡某4万元、罗某9.6万元、龚某14.2万元、刘某18.82万元、乔某118万元、李某164万元、顾某17万元、朱某15万元、向某225.2万元、叶某130万元、刘某317万元、陈某139.5万元、曾某232万元、朱某20.1万元、朱某34.7万元、何某2.61万元、李某27万元、谢某2燕2.25万元、黄某8万元、冯某祝1.94万元。2016年5月27日,被告人李启涛因债务压力而向公安机关投案。截止案发时,李启涛名下的存款余额共计只有93636.08元,其中户名为“李启涛”、尾数为“9478”的中国农业银行卡中的存款余额为92247.14元,户名为“李启涛”、尾数为“0299”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卡中的存款余额为1238.94元,户名为“李启涛”、尾数为“8470”的湖北农村商业银行卡中的存款余额为150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李启涛的供述笔录及其确认的涉案款项表。证明:①其从2012年初开始到2015年11月份,一直在做“过桥”资金,即通过低息借钱、高息放贷出去的方法挣钱。第一个生意是魏某的一个朋友介绍的一个在恩施做生意的男子,他急需20万元资金周转让其给他借钱,其向魏某借了20万元,约定按1万元每天支付“草钱”(利息)100元给魏某,其将这20万元借给那个男子,并将“草钱”提高到了1万元每天120元,其从中赚取了4千元差价。其就发现这个事情来钱快,于是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这个事情上,2012年就赚了40多万元。2013年7月,其从魏某手里以1万元每天100元的“草钱”借30万元出借给恩施的向远林,约定的“草钱”是120元每天,后向远林跑了,为给魏某还本付息,其找于某2(即于某1)借钱还给魏某,于某2给其借钱约定1万元每天200元“草钱”,为给于某2还本付息,其又找魏某借钱,这样不停的循环,其也没有其他经济来源,其在利滚利的事情上越陷越深,其支持不住就想找其他人借钱来周转,向清是第一个主动来给其借钱的,陈林(即陈某1)也给其借钱,均约定了“草钱”的。②因其向魏某、于某2等人借“码钱”即高利贷过程中欠下了巨额债务,其意识到这些人都是专门“放码”即高利贷的,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其便想到以1元钱月息5分的条件找李某1、龚某、顾某、叶某1、贺某、李某2等想挣利息的人借钱来拆东墙补西墙,其找李某1等人借钱时,采用向他们谎称其工程投标需要资金周转等内容,其未固定找谁借钱,一般是先认识然后再虚构,部分人听说后主动给其借钱,其未想过怎么去还,这样借了还、还了再借,利息每天涨,到现在为止共有800多万元的债务,除其购买了二台车(分别为凯迪拉克轿车、众泰越野车,均已被债权人占有)和其他生活开支至少130万元外,其余资金都用于支付利息了,大部分都是给的现金,多数记不清楚了。③因别人找其讨账,其就要龙某1买了一个诈骗软件,即可以编辑一个转账成功的图片,其将转账成功的图片发给要账的人,他们催时,其就说跨行转账慢,要他们等,其给于某2、魏某、贺某、雪学曼、陈某1等人发过图片的。④到2016年5月中旬,其在外面借不到钱了,承诺的利息也兑现不了,找其要本金的人也越来越多,其已无法偿还了。2016年5月27日,部分讨账的人跟着其到恩施,其觉得熬不下去了,便在恩施报警,因小渡船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说这是民间纠纷,其就说回建始报警,回建始后来讨账的人越来越多,后来其胞兄叶某2报警,其随民警到建始公安局来了。⑤其确认所借的本金及已偿还的本息明细如下:借刘某3本金20万元、偿还利息3万元,借刘某4本金5万元、偿还68000元,借谢某1本金3万元、偿还利息7500元,借胡某本金32万元、偿还利息404000元,借向某3本金10万元、偿还利息105600元,借龚某本金20万元、偿还利息5万元(欠龚某的40万元中有20万元系由龚某做担保人,由李启涛向顾某借款20万元),借朱某3本金5万元,借朱某2本金15万元、偿还利息149000元,借何某本金3万元、偿还利息3900元,借杨某本金50万元、偿还利息12万元,借朱某1本金10万元、偿还5万元,借顾某本金20万元、偿还利息3万元,借冯某祝某2万元、偿还利息600元,借于某1本金200万元、偿还利息2335000元,借黄某本金9万元、偿还利息2万元,借向某2本金30万元、偿还利息48000元,借李某2本金9万元、偿还利息2万元,借乔某1本金40万元、偿还22万元,借曾某本金5520000元、偿还利息3200000元,借李某1本金1200000元、偿还利息560000元,借向某4本金20万元、偿还利息395000元,借蔡某本金4万元,借刘某1本金9万元、偿还利息1800元,借鲁某1本金360000元、偿还利息551200元,借罗某本金10万元、偿还利息4千元,借叶某1本金70万元、偿还利息338000元,借魏某本金100万元、偿还利息3648500元,借陈某1本金670000元、偿还利息175000元,借陈某2本金10万元、偿还6万元。应该还有其他人的外债,但是想不起来了,但基本上是打了欠条的。

2、被害人蔡某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5年下半年,其通过战友龙某2与李启涛认识。2016年5月9日,龙某2给其说李启涛给别人招标差钱,次日,李启涛找其借现金4万元,并出具借条一份,未谈到利息。同年5月27日,龙某2说李启涛的钱到位了,后其与龙某2一道到恩施找李启涛,后与李启涛一起回建始,当晚龙某2叫其去建始公安局做笔录。至今李启涛没有偿还借款及利息。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其陈述的相关内容一致。

3、被害人罗某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6年5月12日,李启涛称给一老板做“过桥资金”需资金周转,找其借10万,并称已找业州的于某2借了90万,李启涛说最多用10天、少则一个星期,给4000元利息,后其给李启涛借款10万元,并出具了借条,李启涛当场给其抽了4000元利息。后其听说李启涛已跑,李启涛电话叫其别信谣言,并短信回复说他的钱被冻结了,调查组走了就可以支配了。除了当场给的4000元外,李启涛再没有还过一分钱。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其陈述的相关内容一致。

4、被害人龚某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三份。证明:李启涛前后一共向其借了40万元,至今只还了5.8万元的利息,都是以工程招投标需大量资金、亲属在当官等为由,利息约定的是月息5分,刚开始每月都按时支付利息。第一次是2015年12月21日借的6万元,第二次是2016年2月1日借的4万元,第三次是2016年3月3日借的30万元,三次都出具了借条的。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其陈述的相关内容一致。

5、被害人顾某的证言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6年2月3日,李启涛带着其邻居龚某找其借20万元,龚某提出给李启涛做担保人,其给李启涛借款20万元,约定月息2分即每月共计4000元利息,李启涛当场出具借条。之后李启涛支付了三个月利息共计12000元。借条载明的时间、利率及担保等内容与其陈述的相关内容一致。

6、被害人刘某1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6年4月20日左右,李启涛打牌时向其借了1万元,未出具借条,后还500元。同年5月12日,李启涛称别人要在恩施投标向李启涛拿钱,向其借了9万元,约定几天还,后其多次向李启涛讨账,李启涛以账户被冻结等为由一直未还。同年5月27日,其与其他十几个人找到李启涛向其讨账,后民警将李启涛带离。借条载明的时间是同年5月12日、金额为9万元。另证明,李启涛一直称自己在做投标,很多人投标时会找他拿钱,如果谁有钱可以借给他,他给高息帮大家一起赚钱。

7、被害人乔某1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6年4月25日,李启涛称有个工程招投标需保证金向其借款40万元,约定利息每日4千元,李启涛出具了借条,借条上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其陈述的相关内容一致。不久,其听说他跑了,随后其到宜昌、武汉找李启涛讨账,同年5月27日,其及其他人到恩施、建始找李启涛讨账,在恩施时李启涛到当地公安局报过警,在建始时向他讨账的人越来越多,李启涛之兄就报警了。

8、被害人李某1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二份。证明:其通过他人得知李启涛在搞招投标,有很多人在他那放钱,利息高,二人认识后,2015年开始,李启涛以前述理由找其借过几次钱,利息为月息3分至5分不等,本息都还清了,最多的一次本金为88万元。2016年4月15日、2016年4月28日,他又以上述理由在其手中借款二次,金额分别为20万元、100万元,并出具了借条,二份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其陈述的相关内容一致,均载明借款期限为一个月,到期后,李启涛未还并以调查组在查等各种理由搪塞,同年5月27日,其得知李启涛已报警,这二笔款他未还本息。其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相关内容无异议。

9、被害人向某1、朱某1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向某1、朱某1系夫妻关系。李启涛给向某1说他有个招投标公司,其亲戚在州里负责招投标,有闲钱可以放在他那里,有高额返点。2016年2月1日,李启涛以前述理由向朱某1借款10万元,约定月息5分,并出具了借条,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被害人陈述的相关内容一致。李启涛一共还了三个月的利息共计15000元,同年5月,向某1听说李启涛要跑。

10、被害人向某2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6年3月,李启涛称有个亲戚在州里负责招投标,需周转资金,同年3月21日,其给李启涛借款30万,利息为月息8分即每月利息共计24000元,所以当时是将利息24000元扣除后给李启涛打款276000元,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其陈述的相关内容一致,并载明还款期限为一个月。同年4月18日,李启涛给其还款30万元,当日,其又将利息24000元扣除后给李启涛打款276000元。同年5月,其听说李启涛可能要跑,5月27日,其与很多人找到李启涛讨账,后与李启涛一起到公安机关。按照向某2的陈述,其损失的款项为252000元。

11、被害人刘某2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其系冯某祝之夫。2016年2月24日,冯某祝给李启涛借款2万元,利息为月息3分,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其陈述的相关内容一致。后李启涛还一个月的利息600元。

12、被害人叶某1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其与李启涛于2015年认识,自2015年10月19日开始到同年10月28日,李启涛以亲属在恩施主管招投标、他从事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其借款三次共计110万元,约定利息为月息4分,未出具借条,后李启涛还本息共计约40万元。2016年5月17日,其将跑路的李启涛找到后,要李启涛补了一张70万元的借条,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其陈述的该内容一致。

13、被害人刘某3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二份。证明:李启涛以亲属在恩施主管招投标、他从事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于2015年11月14日、2016年2月13日向其借款二次,分别为5万元、15万元,分别约定利息为月息2分、3分,均出具了借条,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其陈述的该内容一致。后李启涛给其支付利息共计14000元。

14、被害人陈某1、王某的陈述笔录。证明:陈某1、王某系夫妻关系。陈某1陈述,自2015年开始,李启涛以在恩施当领导的亲属帮他在招投标过程中给别人提供保证金赚取利息等为由,向其借款多次,反复借反复还,借款金额不断增加,约定的利息为1万元每日100元,均未出具借条,首先李启涛都是按时还本息,其听说李启涛一直在做这事,所以相信他,李启涛现在还欠其57万元,他支付的利息共计约17万,因此欠款中的本金为40万元。王某陈述的除借款金额、所还利息数额与陈某1陈述的不一致外(主要是李启涛现在所欠的金额高于陈某1陈述的该内容,李启涛还的利息总额低于某3伟陈述的该内容),其余内容与陈某1陈述的基本一致。

15、被害人黄某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6年3月15日,李启涛以招投标急需周转资金向其借款10万元,约定每月给付利息1万元,当时其给李启涛转款时就扣除了1万元的利息,实际转款9万元,借条金额为10万元,借条上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前述相关内容一致。后李启涛又给其支付了一个月的利息1万元。

16、被害人曾某的陈述笔录及借条若干份。证明:自2014年开始,李启涛就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并给付高息为由多次向其借款,借款期限一般是一个月,利息约定的有月息2.5分、5分,每月都给息钱或换借条,曾某大部分都是找其他人借款后借给李启涛的,其中的部分人知道其给李启涛借钱周转后主动将钱某在曾某这里;李启涛向其借的最后一笔款是2016年3月30日,累计借款本金为552万元,月息2.5分的共计147万元,月息5分的有406万元,其中有30万元是其自己的,其余都是其找别人借的,李启涛给其支付的利息共计约100万元。李启涛给其出具的借条共计18份,绝大部分形成于2016年4月,且有几天出具二份借条的情形,借条上载明的金额共计552万元。

17、被害人朱某2、朱某3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二份。证明:2015年12月22日,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其借款15万元,约定每个月利息共计3000元,当日李启涛另从朱某2的母亲朱某3处借款5万元,约定每个月利息共计1000元,李启涛承诺每个月将4000元利息全部支付给朱某2,由朱某2将其母亲的利息部分转交给朱某3。二份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前述证明的相关内容一致。后李启涛支付了三个月共计12000元利息,再未还款。其在之前给李启涛借过钱,他几天就还了,所以其才放心借钱给他。

18、被害人何某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5年12月24日,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其借款3万元,约定利息为月息3分,后李启涛共计支付利息3900元,本金一直未还。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前述证明的相关内容一致。其知道李启涛借过其同事谢某1的钱。

19、被害人李某2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二份。证明: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于2016年3月25日、4月5日、5月10日分别向其借款5万元、4万元、2万元,最后一笔2万元没有出具借条,其余有借条。二份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前述证明的相关内容一致。李启涛采用现金方式共计支付利息2200元。

20、被害人谢某1的陈述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5年11月30日,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其借款3万元,约定利息为月息5分,后李启涛共计支付利息7500元,本金一直未还。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前述证明的相关内容一致。

21、证人刘某4、金某的证言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刘某4、金某系夫妻关系。2015年11月24日,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其借款5万元,约定利息为月息5分,2016年2、3月份,李启涛给刘某4支付利息1万元,但没几天,李启涛又从刘某4处拿了1万元。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与前述证明的相关内容一致。

22、证人胡某的证言笔录及借条二份。证明:其与李启涛于2014年相识并经常在一起玩。从2015年开始,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要其组织资金借给他,约定利息为月息5分。第一笔给他借款5万元,一个月到了他就把本息还了,之后他经常找其借钱,其一共给他借了42万元,李启涛给其出具借条二份,金额分别为8万元、24万元,有一笔10万元未出具借条,利息除2016年5月未给外,其余全部支付。二份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分别为2015年12月2日24万元、2016年2月4日8万元。2016年5月16日,其打电话向他讨账,他给其发了转账的截图说钱转了,因其未收到,他又说钱退回去了,后其给他打电话也不接,发微信他回复说他跑了。

23、证人于某1的证言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于某1别名于某2。2015年5月以来,李启涛以他当领导的亲属提拔他搞工程、工程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其多次借款,少则几万,多则一、二百万,每次都是短期借款许以高息,次数至少50次以上,每次本息都还了,共计支付利息约60万元,有时转账、有时现金,其未记过账。2016年3月3日,李启涛又向其借款200万元并出具了借条。同年5月,李启涛又向其借过款。几天后,其找李启涛讨账,李启涛就发了一张转账成功的截图,其未收到就去银行核对,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转账截图有问题,于某1等人就去找和李启涛一起的龙某1,并在龙某1的手机里找到转账图片及诈骗盒子,龙某1承认是李启涛在网上买的诈骗盒子软件并要他制作转账截图发给李启涛,李启涛再发给要账的人,于某1将这个手机扣留了。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为2016年3月3日200万元。其出借给李启涛的款项来源除其自己的外,还向亲友借过。

24、证人向某3的证言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5年12月7日,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其借款10万元,约定利息为每1万元每日80元,几天后李启涛将本息还了。2016年正月,其又将10万元借给他,同年4月,其又给他借款8.56万元。其借给他的本金应该是15万元,他支付利息约5万元。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为2015年12月7日10万元。

25、证人向某4的证言笔录及借条二份。证明:2014年5月份,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多次向其借款,承诺月息5分,借款金额共计约45万元,李启涛多次采用现金、转账方式给其支付利息共计约175000元,扣除所还款项外,他还欠其约275000元。二份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为2016年4月18日17万元、2016年4月22日20万元。2016年5月,其找李启涛讨账,李启涛称钱被冻结、恩施一领导要给他500万元,并给其发了一张别人给他转账的截图。

26、证人杨某的证言笔录、借条二份以及杨某诉李启涛民间借贷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本院的相关诉讼文书、本院的案件移送函。证明:杨某系建始农行工作人员,李启涛在农行经常办理业务时与杨某熟悉。2016年1月22日,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其借款10万元,此后李启涛向其借款十几次,共计180万元左右,其都是通过转账方式给他打款,但经常用别人账户打款,他按月息3分给其支付了利息的,支付本息共计120万元左右,他还款时转账有时是转到他人的银行卡,其记不清楚具体数额。二份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为2016年1月22日10万元、2016年3月4日40万元。2016年6月,本院受理杨某诉李启涛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后,本院以该案与李启涛涉嫌的集资诈骗案有关联而裁定中止该案的审理,并将相关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27、证人魏某的证言笔录。证明:魏某别名魏波。2012年其与李启涛相识,随后李启涛以“亲属在恩施任招标办主任,把钱某他那里可一起赚利息差”为由向其借款很多次,第一次给他借款几万元,是按每1万元每日100元支付的利息,后来约定的是按每1万元每日80元支付利息。二人在2015年5月前都是现金借还,后来是通过银行转账。李启涛未出具过借条,现在李启涛欠其本息共计约200万元。其给他借款的资金来源是向其亲友借的。

28、证人贺某的证言笔录。证明:2015年7月以来,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短期周转为由多次向其借款,承诺月息5分。其给李启涛借款共计46万元,均未出具借条,利息支付过,其记不清楚数额。其的资金来源部分是自己的,部分是向其他人借的,其有时是主动借给他的。2016年5月11日,李启涛用手机给其发过假的转账截图,他也给叶某1发过假的截图,其后来知道龙某1的手机里存有做假转账截图的东西。李启涛将众泰车已交给贺某。

29、证人董某的证言笔录。证明:2016年初,董某通过于某2(即于某1)认识李启涛,并知道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资金周转为由多次向于某1借款并许以高息。同年5月9日,李启涛向其借款2万元,在扣除利息600元后给李启涛转账19400元,承诺利息每1万元每日50元。后来其知道李启涛借了很多人的钱无能力偿还,已去公安局自首。5月中旬,于某2找李启涛要钱,李启涛给于某2发一张转账100万元的截图,后来发现是李启涛要龙某1做的假图片,并且把龙某1存有转账图片和制造图片的手机给扣押了。

30、证人张某的证言笔录。证明:2016年5月11日,其与李启涛等人宵夜时,李启涛以最近有个大工程需要大笔资金为由找其借钱,次日其将12万元现金交给李启涛,未出具借条。张某知道乔某1等人都给李启涛借钱,就认为没有问题。5月13日,李启涛跑后,张某找李启涛讨账未果。

31、证人鲁某1的证言笔录及借条一份。证明:2016年农历二月,李启涛以搞招投标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向其借款5万元,几天后他给其还本息53000元,不久他向其借款5万元,几天后他给其还本息53500元。4月20日左右,他先后向其借款17万元、20万元,后他给其还了2.8万元,5月12日,其向他讨账后,李启涛便给其发了一张假的转账截图,他害怕其报警就给其出具了一张34.2万元的借条。龙某1经常与李启涛在一起,龙某1说他在给李启涛管理工地等。借条载明的时间、金额为2016年5月12日34.2万元。

32、证人简某、叶某2、李某3、龙某1、周某的证言笔录。证明:简某、叶某2、李某3分别系李启涛之妻、兄、父。简某证明,李启涛对其称他在做工程但未让其知道实情;其不知道他的收入状况但知道他身上有钱,也不知道他的资金去向;其无收入来源,其开支是他给的,自2013年结婚以来,他给其共计6万元左右;他除了2015年农历5月按揭购买了一辆凯迪拉克越野车外再无其他值钱的财产;他未注册公司,他们也无亲属从事或管理招投标工作;2016年5月中旬,其才知道他在外欠了很多人的钱。叶某2证明,2016年5月27日,很多人到恩施向李启涛讨账,经其提议,其与李启涛到州公安局报警,因有几十个讨账的人等在外面,李启涛觉得不安全就打110报警,出警的小渡船派出所民警说是经济纠纷,要他们自行解决,后决定回建始报警,其直接把车开到建始县公安局后才得知讨账的人把李启涛拉到“老同学”餐馆去了,其到餐馆后看见蛮多人找李启涛要账,于是其就又报警了,后民警把李启涛带走。李某3证明,其不清楚李启涛的情况;李启涛除了二辆贷款买的车外再无其他值钱的财产,他经常买彩票,他未在家人处存放大额现金或财产。龙某1证明,其外号“国娃子”,2016年3月开始,其跟着李启涛一起“做事”,但未做什么实事,其平时零用钱是李启涛负担,一直持续到5月中旬;其后来知道李启涛在别人手里借了很多钱,说是用于恩施工地,但是李启涛未带其去过工地,李启涛给别人介绍说其是在工地负责管事的,李启涛要其自己也这样说,其后来了解到李启涛没有开办公司和实际经营挖机等项目,也未入股投资;5月的一天,李启涛要其在网上找做假账单的软件,龙某1就在网上购买了一个“银行账单造假盒子”的软件,李启涛就将需要做假账单的名单、对应的账号、金额用微信或短信发给其,其将图片制作好后再发给李启涛,其制作假转账图片的名单有于某1、胡某、贺某、李某4、陈某2、叶某1、鲁某1、向某2、陈某1等人,图片的内容是李启涛给他们转账成功的相应情况,后来鲁某1、于某1等人还找过其问李启涛的下落,并从其处找到了制作假图片的手机并将手机扣押后交给公安机关。周某证明,其与李启涛是小学同学,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二人经常在一起吃饭、打牌、唱歌、洗脚、出门玩等,到深圳、澳门、武汉、宜昌等地均去玩过二次,费用各出一半;李启涛给其说过他在搞工程招投标,他向别人借钱都说的是交投标保证金并许以高息,其不清楚他是否在从事招投标等事宜,其知道他无公司;李启涛出事前一个月其才知道李启涛在外面欠了很多钱。

33、被告人李启涛的中国农业银行卡、湖北农村商业银行卡、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卡、中国建设银行卡的相应开户资料及交易明细清单。证明:李启涛与本案部分被害人、证人有频繁的款项往来,其中部分系大额款项。截止案发时,户名为“李启涛”、尾数为“9478”的中国农业银行卡中的存款余额为92247.14元;户名为“李启涛”、尾数为“0299”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卡中的存款余额为1238.94元;户名为“李启涛”、尾数为“8470”的湖北农村商业银行卡中的存款余额为150元;李启涛的其余银行卡无余额或极少。

34、被害人李某1、刘某3、龚某、顾某、朱某2及证人贺某、向某4、田某(朱某2之子)、万某(证人向某3之夫)、李某4(魏某之妻)、胡某、于某1的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证明:前述人员与李启涛有款项的转账往来。

35、扣押清单、扣押物品的照片及扣押的部分物证或物品。证明:案发后,建始县公安局从李启涛处扣押了其手机二部、银行卡7张、K宝2个、港澳通行证、澳门博彩贵宾卡及其购买的部分彩票等物品。扣押的手机二部、银行卡7张、K宝2个、港澳通行证、澳门博彩贵宾卡及其购买的部分彩票已随案移送本院。

36、证人董某提交给公安机关的龙某1的手机一部及从该手机中提取的相关资料的照片。证明龙某1帮助李启涛给他人发假转账截图的事实。

37、搜查笔录及相关照片。证明:案发后,建始县公安局在李启涛家进行了搜查,未发现李启涛个人名下有价值较大的财产。

38、建始县交警大队出具的证明、机动车信息查询结果单。证明:李启涛于2014年6月左右购买了众泰牌小型普通客车一辆,于2015年7月左右购买了凯迪拉克牌小型轿车一辆。李启涛家人名下无车辆。

39、建始县公安局出具的抓获经过说明。证明:2016年5月27日,李启涛因债务压力向建始县公安局主动投案。

40、被告人李启涛的户籍资料。证明被告人李启涛的身份情况。

上述证据来源合法有效,内容客观真实,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充分证实被告人李启涛使用虚构事实的诈骗方法向不特定的社会公众筹集资金,将筹集的资金用于借新还旧及个人挥霍,致使大量集资款不能返还,应认定其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其行为属于集资诈骗行为。公诉机关采用将案发前被告人李启涛已归还给对应集资参与人的数额包括本息予以扣除后的本金余额及有利于被告人等原则指控集资诈骗数额,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针对龚某的被诈骗数额,被告人李启涛在侦查环节的供述与当庭辩解的基本事实稳定,且顾某的陈述及被告人李启涛给顾某出具的借条均证明了龚某担保这一事实,根据前述相同原则,龚某的被诈骗数额宜认定为14.2万元,被告人李启涛的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其余诈骗数额,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本院予以采纳。综上,被告人李启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共计人民币510.92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应受刑罚处罚。被告人李启涛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属自首,可依法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综合上述犯罪情节和量刑情节,可对被告人李启涛从轻处罚,公诉机关关于对被告人李启涛在有期徒刑十年至十二年之间判处的量刑建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第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二)项、第五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启涛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28日起至2027年5月27日止),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

二、对截止案发时户名为“李启涛”、尾号为“9478”的中国农业银行卡中的存款余额人民币92247.14元,户名为“李启涛”、尾号为“0299”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卡中的存款余额人民币1238.94元,户名为“李启涛”、尾号为“8470”的湖北农村商业银行卡中的存款余额人民币150元,共计人民币93636.08元及其孳息予以追缴,发还给在案被害人;继续向被告人李启涛追缴余下的犯罪所得发还给在案被害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天起十日内,通过本院向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黄光忠

人民陪审员  杨梅钊

人民陪审员  杨世泉

二〇一八年八月一日

书记员  鄂胜明

 



电话:1530158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