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工伤

一、什么是工伤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工伤的最主要情形)

(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四)职工参加用人单位组织或者受用人单位指派参加其他单位组织的活动受到伤害的;

(五)在工作时间内,职工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因工受到伤害的;

(六)其他与履行工作职责相关,在工作时间及合理区域内受到伤害的。

(七)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下列情形属于因公外出。

1、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场所以外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期间;

2、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或者开会期间;

3、职工因工作需要的其他外出活动期间。

职工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或者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开会无关的个人活动受到伤害,不是工伤。

(八)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

1、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2、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3、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如买菜、接送小孩)

4、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九)职业病。

(十)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二、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很残酷,你说在临近48小时的时候,家属还要抢救吗?)

(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

(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

职工有前款第(一)项、第(二)项情形的,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职工有前款第(三)项情形的,享受除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以外的工伤保险待遇。


三、职工符合前面工伤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

  (一)故意犯罪的;

  (二)醉酒或者吸毒的;

  (三)自残或者自杀的。

 

四、关于工伤的判例与指导意见

(1)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车辆挂靠其他单位经营车辆实际所有人聘用的司机工作中伤亡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的答复

(2007年12月3日, (2006)行他字第17号)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06)皖行他字第0004号《关于车辆挂靠其他单位经营车辆实际所有人聘用的司机工作中伤亡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个人购买的车辆挂靠其他单位且以挂靠单位的名义对外经营的,其聘用的司机与挂靠单位之间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在车辆运营中伤亡的,应当适用《劳动法》和《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认定是否构成工伤。  

 

(2)关于劳动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是否具有劳动关系确认权请示的答复

(2009年7月20日,(2009)行他字第12号)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关于劳动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是否具有劳动关系确认权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根据《劳动法》第九条和《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劳动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具有认定受到伤害的职工与企业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职权。

        此复。  

 

(3)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工伤请示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

((2010)行他字第10号)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报送的《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请示》收悉。经研究,原则同意你院的倾向性意见。即: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

    此复。

    二0一0年三月十七日

 

(4)离退休人员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离退休人员与现工作单位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以及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问题的答复

(2007年7月5日,(2007)行他字第6号)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06)渝高法行示字第14号《关于离退休人员与现在工作单位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以及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一案的请示》收悉。经研究,原则同意你院第二种意见,即: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第六十一条等有关规定,离退休人员受聘于现工作单位,现工作单位已经为其缴纳了工伤保险费,其在受聘期间因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处理。

          

(5)、春宇公司诉吴江市社保局因员工就餐时外出治伤劳动保障行政确认案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报2012年第6辑

【裁判摘要】由单位提供食宿的职工,合理时间内外出就餐,在返还单位上班的途中遭受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应当认定为工伤。用人单位不能以其提供食宿为由限制职工外出并免除其带来的工伤风险责任。

 

(6)、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关于职工请假外出看病期间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的纪要

审判委员会会议纪要(2013)2号,2013年8月19日

    2013年7月1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次会议讨论了孔宪俊诉镇江市丹徒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简称丹徒区人社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就该案中职工请假外出看病期间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形成意见。现将讨论意见纪要如下: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10年5月、8日下午13时许,江顺英(生前系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职工)在工作期间因身体不适,向生产负责人请假去医院看病。生产负责人签发的出门证注明:出厂时间为13:30,进厂时间为14:30。当日13:35左右,江顺英驾驶电动自行车行至谏黄公路辛丰食为先酒店路口右转弯处,与王永刚驾驶的号牌为豫PD5166的重型自卸货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江顺英当场死亡。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为江顺英办理了工伤保险。交通事故经公安机关认定,王永刚负全责,江顺英无责任。2010年6月10日,江顺英的丈夫孔宪俊向丹徒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要求将江顺英所受伤害认定为工伤。同年9月2日,丹徒区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为江顺英在工作期间因私事外出,发生机动车交通事故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认定江顺英的死亡性质不属于工伤。孔宪俊不服,向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丹徒区人社局的工伤认定决定。

    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江顺英是因为自身身体不适而外出看病,属于因私事外出,不属于上述规定的工作原因。《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但江顺英当日申请的出门证上标注的出厂、进厂时间,结合丹徒区人社局提供的其他材料,可以认定江顺英系临时性中断工作,亦不属于“下班途中”。因此,江顺英发生交通事故死亡,既非履行第三人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工作职责所致,亦不属于“上下班途中”,依法不能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丹徒区人社局的工伤认定决定书依法应予维持。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江顺英在工作期间请假外出看病的行为并非企业的工作安排,故丹徒区人社局认为江顺英系因私事外出并无不当。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的出门证上载明的出厂时间和进厂时间表明江顺英仅是暂时请假中断工作,并非请假下班,不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因此对于孔宪俊主张江顺英系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1)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制定目的,工伤应适用无过错赔偿原则,工伤待遇同时具有保险法律关系特征。因工作受伤,除法定的免赔责任外,义务方均应承担责任。在司法实践中,不能对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等做狭隘的理解,更不能完全拘泥于法律条文的字面含义而机械地予以理解。江顺英系在工作过程中发生身体不适,为了身体状况好转后继续工作而请假看病,江顺英因病请假去诊治与继续工作间具有关联性,且办理请假手续经单位批准而外出,在看病途中受伤害显然与工作原因有关。故本案中发生的这一行为和结果,不能简单地认为系受害人江顺英因私请假而中断工作。江顺英因身体不适请假外出看病,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死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应认定为工伤。

二、关于相关问题的处理意见

对于职工请假外出看病期间受到的机动车事故伤害能否认定为工伤的问题,会议认为,修订前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江苏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十五条指出,“上下班途中”应是在合理时间内经过合理路线。上下班途中时间是工作时间的合理延伸,不仅包括职工正常上下班的途中时间,还应包括职工加班加点后上下班途中时间以及因合理事由引起变动的上下班时间等情形。本案中,江顺英在工作中因身体不适无法继续工作,在公司没有医务室的情况下,向生产负责人请假一小时外出到医院去看病,故其请假外出一小时看病这一事由具有合理性和必须性。考虑到其请假目的是为了身体康复后继续工作,没有脱离与工作相关的实质,应当认定其请假外出一小时属上下班途中合理时间。鉴于江顺英请假外出目的是看病,医院应为其第一目的地。从公司到医院应当视为其上下班途中合理路线。因此,江顺英在请假规定的一小时内,从公司去医院途中受到机动车伤害并致其死亡,符合修订前《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原终审判决认为江顺英仅是暂时请假中断工作,并非请假下班,不应适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属适用法律错误,机械地理解了“上下班途中”的规定,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

 


电话:1536500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