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

亲子关系诉讼是身份关系诉讼的一种,主要包括婚生子女否认之诉和非婚生子女确认之诉,即否认法律上的亲子关系或承认事实上的亲子关系。
亲子鉴定作为一种证据方法,其实施必须具有必要性与正当性。有利于子女的最佳利益构成必要性。所谓正当性,是指当事人在请求进行亲子鉴定时,已具有推论亲子关系存在与否的重要证据,使进行亲子鉴定成为正当的收集证据的手段。因此请求确认亲子关系的一方要承担与其诉讼请求相适应的举证责任,即其生父和生母有同居或受胎之可能的基本事实,只有申请人完成了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足以使法官产生内心确信的基础上,才能够请求进行亲子鉴定。
在处理有关亲子关系纠纷时,如果一方提供的证据能够形成合理的证据链条证明当事人之间存在或不存在亲子关系,另一方没有相反的证据又坚决不同意做亲子鉴定的,由于亲子鉴定使用的是人体生物学样本,本人是否同意鉴定、同意采样,关系到人权问题,人民法院不能强制当事人做亲子鉴定,在这种情形下,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关于“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的规定作出处理。根据《婚姻法解释三》第二条的规定,具体情形如下:
①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生育的子女,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的,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②非婚生子女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的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
这里需强调的是,如何正确掌握申请亲子鉴定一方的证明责任,合理及时把握行为意义上举证责任转换的时机,是判定亲子鉴定中举证妨碍的重要条件。如果过分强调申请方的证明责任,势必使申请方的实体权利难以得到保护;但如果忽略申请方的证明责任,则可能导致权利滥用,不利于家庭关系的稳定和当事人隐私的保护。因此,此类案件的处理应注意举证责任的分配,不能机械理解“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应根据当事人举证能力、诉讼中主张与抗辩地位的转换,科学地转移和重新分配举证责任。


相关法律规定
1、《最高院婚姻法解释三》
第二条 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


2、《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实施一周年热点问题研究与实务研讨会综述
时间:2012-10-23  作者:上海律协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
4、关于第二条所规定的亲子鉴定问题。《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规定了亲子鉴定的推定原则,其中提到了一方提供了必要证据。那么何为必要证据现在是法院审理工作的难点。吴薇庭长客观的指出,目前对于何为必要证据法院没有标准可以参照,并且要平衡孩子的生父母以及孩子本身的权益所以较难适用。但是目前所能达成的共识是,在涉及未成年子女权益的情况下,推定尤其是推定子女与父母关系不存在的,应当非常谨慎的适用。


3、江苏高院民一庭婚姻家庭案件疑难问题法律适用研讨会综述
【编者按】2005年5月,省法院民一庭在徐州召开了婚姻家庭案件疑难问题法律适用研讨会,会上,代表们对实务中的热点、难点问题进行了充分的交流,现将代表们的研讨意见全文刊登,供全省法院参考,欢迎大家提供反馈意见。
婚姻家庭案件疑难问题法律适用研讨会综述
八、关于亲子鉴定
与会代表在亲子鉴定问题上取得了基本一致的意见。代表们认为,亲子鉴定应当以双方自愿为原则。申请亲子鉴定的一方应当完成相当的证明义务。在一方拒绝做亲子鉴定的案件中,提出亲子鉴定主张的一方应当承担与其主张相适应的证明责任。只有在申请人完成了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足以使法官产生内心确信的基础上,才能够请求进行亲子鉴定。在司法实践中,正确掌握申请亲子鉴定一方的证明责任,合理及时把握行为意义上举证责任转换的时机,是判定亲子鉴定中举证妨碍的重要条件。既不能过分强调申请一方的证明责任,也不能轻视或忽略申请一方的证明责任。总之,要避免亲子鉴定的随意化。在亲子鉴定中对于举证妨碍的认定条件应当从严掌握。如果被申请人拒绝做亲子鉴定,导致亲子关系无法确认的,在同时具备以下条件时,应当推定对其不利的事实成立:1、提出申请的一方应当是亟待抚养和教育的非婚生子女或与非婚生子女共同生活的父母一方;2、提出申请的一方已经完成了与其请求相当的证明责任;3、被申请人提不出足以推翻亲子关系存在的证据;4、被申请人拒绝做亲子鉴定。


4、江苏省法院婚姻家庭案件审理若干问题的调查报告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

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2007年第3集(总第31集),法律出版社
十、关于亲子鉴定
亲子鉴定医学上并非难事。但由于鉴定涉及婚姻、家庭、子女人身权利和财产权益,涉及当事人的隐私,故在诉讼中应当慎用。对于一方提出申请,对方也同意的,人民法院一般应当予以准许;对于一方提出鉴定申请,而对方不同意或拒绝配合鉴定的,人民法院能否运用证据规定进行亲子关系推定的,则应慎重。    .
我们认为,可将实践中发生的亲子关系认定分为两类,针对不同的类型采取不同的处理方法:
1.有合法婚姻关系的父母与子女的亲子关系认定。我们认为。只要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出生的子女,均应当推定为亲子关系,除非否认方提出了确切的证据。只有在否认方(申请人)完成了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提供了足够的基础证据,如对方与他人通奸、子女血型与己不符等证据,足以使法官产生内心确信的基础上,方可准许否认方的亲子鉴定申请。如果相对方(被申请人)拒绝配合亲子鉴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5条“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者,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的规定,相对方(被申请人)无正当理由拒不配合鉴定,属于法律上规定的证据持有者拒不举证的情形,依法应当承担不利于己的法律后果,可以推定不存在亲子关系。
2.无合法婚姻关系的男女与子女的亲子关系认定。男女双方有过同居生活,女方以所生子女与男方有亲子关系为由要求进行亲子鉴定的。我们认为,如果女方能够提供足够的基础证据,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其鉴定申请。如果男方拒不同意鉴定,构成了证据持有者妨碍举证的情形,应当承担不利于己的后果。在此,鉴定亲子关系的实质,不是为了保护男女双方的利益,而是为了维护子女的合法权益。因此,男方拒绝进行亲子鉴定即应当由其承担该项事实不证明的不利后果,推定子女与男方存在亲子关系。
(执笔人:夏正芳  刘悦梅)


5、《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离婚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2014年3月13日第7次会议讨论通过)
(一)亲子关系的确认
第八条 离婚时,涉及子女抚养关系的确立时,一方当事人主张存在亲子关系,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可以推定主张亲子关系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离婚时,一方当事人主张存在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可以推定主张亲子关系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6、《北京高院民一庭:关于审理婚姻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参考意见 》  2016年
四、【亲子关系确认之诉问题】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受孕或出生的子女,应当推定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丈夫一方存在亲子关系,但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以下简称《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一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无合法婚姻关系为基础的亲子关系认定请求,应由主张存在亲子关系的一方承担举证责任,提供必要证据。
《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中的“必要证据”指足以使法官产生内心确信,使举证责任产生转移的证据,如血型、DNA鉴定相符或不相符、载有父母子女关系的出生医学证明、对方与他人在特定时段同居、男女双方在特定时段有或没有同居生活等证据。对于是否构成必要证据人民法院应结合个案案情慎重把握。
亲子关系确认之诉中,应注意未成年子女权益的保护,不得以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益的方式取得证据。


电话:1536500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