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5365003078

24、深圳市日贸机电有限公司与刘坚武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7)粤0306民初19304号

原告深圳市日贸机电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广深公路西侧万骏汇商务公寓栋432、430,统一社会信用代码×××08P。

法定代表人王小亮。

委托代理人侯盛寿,广东辰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建林,广东辰科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刘坚武,男,汉族,1982年9月13日出生,户籍住址广东省惠来县,

委托代理人吴贵刚,广东深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深圳市日贸机电有限公司与被告刘坚武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于2017年9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侯盛寿和李建林、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吴贵刚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相关情况

一、入职时间:2006年9月18日。

二、工作岗位:离职前是原告苏州办事处的业务管理人员。

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况:已签订,自2013年9月1日起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原告主张合同一直有签订,最后一份合同解除后就销毁了,被告任职时间长,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合同;被告则主张书面的真实合同就是原告提交的两份合同,后面没有再续签。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两份合同期限分别为2008年8月1日起至2011年7月31日和2010年9月1日起至2013年8月31日。结合被告入职日期,本院采信原告主张自2013年9月1日起双方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四、离职日期:2016年6月17日。

五、2013年8月至2016年6月支付工资损失:不予支持。

原告主张被告在原告任职期间内,于2013年7月9日自己成立了苏州易而特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被告担任该公司股东,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对于全日制用工而言,劳动者只能与一个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再结合《保密合同》第8条规定,在职期间竞业禁止是被告必须遵守的法定义务,也是被告应遵守的约定义务,被告在职期间领着原告高额工资,却背着原告将原告原来客户挖为自己公司客户,存在着损害原告的行为,被告必须予以赔偿。本院认为,被告在原告公司任职期间,通过劳动获得原告支付的相应报酬,符合法律规定。原告认为被告实际上没有为原告付出劳动,但原告未能就此主张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原告的主张不予采信。原告以被告存在违反竞业禁止的规定要求被告赔偿劳动报酬,该项诉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六、违反竞业限制的违约金:人民币100,000元。

原告主张其与被告于2010年9月1日签订了《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被告在担任苏州分公司的业务经理期间,在2013年7月9日自行成立苏州易而特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与原告的经营范围相重合。被告违反劳动合同法和《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关于竞业限制的约定,应承担赔偿原告人民币100,000元的违约责任。被告辩称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违约责任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时效,劳动争议案件仲裁时效为一年,劳动关系终止的,应当是劳动关系终止之日一年内提出,本案双方的劳动合同解除时间是2016年6月17日,原告申请仲裁时间为2017年6月28日,已经过了仲裁时效应当驳回诉讼请求。再者,被告并不存在竞业限制适用对象,同时竞业限制的条款违反了法律禁止性规定,属于无效条款,双方约定的离职后的保密以及竞业限制条款对被告没有法律的约束力。竞业限制条件必须具备生产同类有竞争关系的产品、法定期限、补偿的数额、支付方式和违约责任等条款才合法有效,原告提交的保密合同中涉及的几条约定只是规定被告所要竞争的业务,而且在双方解除劳动合同时,没有支付经济补偿。鉴此,竞业限制的条款是无效的,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

原告为证明上述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证明是原告和被告签订的保密协议,保密协议的内容就是被告属于公司的保密人员,应当履行保密义务的人员。2、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深圳市日贸机电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证明原告苏州分公司的营业范围。3、被告工资发放明细,证明被告收到了原告发放工资,并且该工资有部分显示是保密津贴,每个月人民币500块钱,已经发放到被告手上。4、离职人员保密承诺书,证明被告从原告公司离职后,向原告公司承诺其离职后不再从事同种类型的职业行为。5、汇款单、原告公司销售的明细以及客户名单,证明原告在苏州公司以前的一些销售情况,该销售客户的明细表是由被告向原告汇报的一个清单。6、原告公司的经营许可、经营范围,证明原告从事的受许可的经营范围。7、苏州易尔特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企业信息、信用信息公示报告,证明被告在原告公司任职期间,自己开办了该公司,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与其在任职的原告公司的经营范围是重叠的,说明被告任职期间存在自己开办相同企业,存在相冲突的业务往来,已经对原告构成了侵权,损害了原告的正常的经济往来、贸易往来。

经质证,被告对除上述第5份证据不予认可外,其余证据均予以确认。被告还认为对离职人员保密承诺书的合法性不予认可,保密协议所涉及到要支付的人民币1,200元保密津贴,原告并未支付,而且原告拖欠被告2年多的业务提成及奖金没有支付。

本院认为,在关于竞业限制的问题上,双方主要存有三个争议焦点,一为《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中约定的竞业限制条款是否合法有效,二为被告是否违反了竞业限制的约定,三为违反竞业限制违约责任的请求是否超过时效。

1、关于《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中约定的竞业限制条款是否合法有效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被告在原告处任职的工作岗位为业务管理人员,其工作性质使其在工作中具有能够接触原告商业秘密等信息的可能性,负有一定的保密义务。原、被告双方于2010年9月1日签订的《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符合上述规定,被告主张竞业限制的条件必须具备生产同类有竞争关系的产品、法定期限、补偿的数额、支付方式和违约责任等条款才合法有效。而《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第5条规定了竞业限制(保密期)期限自被告离职后两年;竞业限制范围为不从事与原告同行业同类型同岗位同区域同客户群体等工作;保密津贴为每月人民币50元。第8条规定了被告在任职期间竞业限制的具体范围为不在与原告生产、经营同类产品或提供同类服务的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内担任任何职务,包括股东、合伙人、董事、监事、经理、职员、代理人、顾问等。第14条规定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违约金为人民币100,000元或以上金额,以及违约行为造成原告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上述规定均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合法有效,且原告是否已经支付经济补偿金并非竞业限制条款的生效要件,被告既已签订保密协议理应遵守。

2、关于被告是否违反了竞业限制约定问题。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苏州易而特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显示被告于2013年7月9日作为股东之一认缴出资注册成立了上述公司,该公司主营业务为研发、销售、维修:自动化设备;销售:机械设备、电子产品、五金、计算器软硬件、金属材料、电线电缆,并提供上述产品的维修服务。上述企业的经营范围与原告公司经营范围存在交集。被告在职期间即担任上述企业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且未能依据约定取得原告的同意,被告的行为违反了《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第8条竞业限制的约定,应承担违约责任。

3、违反竞业限制违约责任的请求是否超过时效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本案中,原告自被告离职之后,于2017年1月份才知道被告在原告处任职期间担任了与原告生产、经营同类产品和提供同类服务的其他企业股东,故仲裁时效应当自原告知道之日起开始计算。被告主张原告实际上对被告担任苏州易而特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股东这一情况是知晓的,而且是默许的,在被告离职时也已经强调,在签保密承诺时,强调与原告公司业务冲突时可以用沟通形式解决,并非原告所说2017年才发现。但双方在《离职员工保密合同承诺书》中协议的内容为离职后从事相关行业冲突的需沟通协商,无法证实原告已经默许被告在职期间担任其他企业股东的情形,被告未能就上述主张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被告上述主张不予采信,确认原告诉求违反竞业限制违约责任未超过仲裁时效。

综上,被告在职期间未经原告同意担任与原告生产、经营同类产品和提供同类服务的其他企业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其行为违反了竞业限制的约定,根据《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第14条规定,原告要求被告承担人民币100,000元的违约责任,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七、关于营业损失:不予支持。

原告主张被告赔偿其营业损失人民币200,000元,但原告并未提交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其营业损失的具体情况及金额,且本案中原告已要求被告支付违约金人民币100,000元,该违约金具有惩罚性和补偿性,原告亦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其损失远大于违约金,故本院对原告再行主张的营业损失不予支持。

八、律师费:不予支持。

原告该项诉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九、申请仲裁的时间:2017年6月28日。

十、仲裁结果:申请人未能在劳动争议发生之日起一年内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申请仲裁时效已过,不符合受理条件,不予受理。

十一、原告的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从2013年8月至2016年6月支付的工资损失共人民币272,020元;2、判令被告赔偿违反竞业限制的违约金人民币100,000元;3、判令被告赔偿因违反竞业限制给原告造成的营业损失人民币200,000元;4、判令被告承担原告因诉讼而支出的律师费人民币24,000元;5、判令被告停止经营苏州易而特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违行为,请求被告继续履行《深圳市企业员工保密合同》。庭审中,原告撤回第5项诉讼请求。

判决结果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坚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原告深圳市日贸机电有限公司违约金人民币100,000元;

二、驳回原告深圳市日贸机电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当事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元,由被告刘坚武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刘艳艳

二〇一七年九月七日

书记员  李华敏(兼)

 



电话:1536500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