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5365003078

7、陈浩与江苏私享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7)苏01民终583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浩,男,1984年9月22日出生,汉族,住南京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宇偲,江苏君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私享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南京市栖霞区马群街道仙林大道18号。

法定代表人:尤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佩,男,该公司人事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宇剑,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陈浩因与被上诉人江苏私享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私享家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5日作出的(2017)苏0113民初8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浩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2.由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上诉人在私享家公司提供劳动直至2016年11月5日,但双方均认可私享家公司仅发放2016年9月30日之前的劳动报酬,根据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劳动者提供劳动,用人单位就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的标准向劳动者发放劳动报酬。虽然双方签订的《保密、不竞争和知识产权归属协议》中约定“劳动者的违约行为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劳动者应当赔偿用人单位的损失”,但双方并未约定具体赔偿的数额,用人单位有责任说明上诉人行为给其造成损失的具体构成,仅凭上诉人被限制自由、受到逼迫情况下签署的承诺书和欠条就认定属于上诉人自行处分其权利,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的行为并未给私享家公司造成任何经济损失,私享家公司也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损失的具体明细,这种情况下上诉人认为私享家公司应当按照约定支付劳动报酬。

私享家公司辩称,陈浩主张的其签署承诺书和欠条时受到胁迫,该事实不存在。被上诉人提交了公司经理尤婷当天晚上宴请陈浩和其他两位谈判同事的票据,如果当时发生了胁迫情况,那陈浩不可能过来赴宴。本案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

陈浩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私享家公司支付2016年10月1日至2016年11月5日期间工资共计13823元;2.私享家公司支付2016年6月至2016年10月绩效工资25000元;3.私享家公司为其办理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4.私享家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陈浩于2015年5月至私享家公司从事PHP开发经理岗位工作,合同约定基本工资1770元,绩效工资考核按照业绩和制度,于2016年6月3日签订自2016年5月16日起至2019年5月16日止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6年11月5日,双方当事人解除劳动关系,私享家公司未支付陈浩2016年10月1日至2016年11月5日期间工资。2016年11月29日,陈浩向南京市栖霞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私享家公司支付2016年10月1日至2016年11月5日工资13823元(11239元/21.75天×5天+11239元);为其办理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支付陈浩2016年6月15日至2016年10月期间绩效工资22500元。仲裁委对陈浩与私享家公司之间的劳动争议终结审理。陈浩对仲裁裁决不服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庭审中,陈浩向法庭提交银行流水(工资),证明其有绩效工资,在2016年过年前私享家公司向其发放2015年的绩效工资9万多元,可以算出其年薪是20万元,其工资是每个月发70%的工资,年底发放30%的工资;提交的社会保险缴费清单,证明社保缴纳在2016年10月份以后已经停止,私享家公司陈述社保已经缴至11月份。提交证词,证明项目组一共六个人在11月5日应私享家公司的要求去加班,但是在会议结束后陈浩等三个人被分别安排在不同房间进行谈话,从上午十点多一直谈到下午五点多,在签署完了辞职报告、承诺书、欠条后才允许离开;提交情况说明,证明《承诺书》、《欠条》、《辞职报告》陈浩是在私享家公司逼迫情况下签署的;提交考勤表,证明陈浩等三人最后一次考勤的时间是2016年11月5日上午9点10分;提交EMS面单及联络函,是陈浩等三人发给私享家公司的,证明在派出所处理未果后陈浩等三人积极与私享家公司协商解决双方的纠纷,并要求办理交接手续,但后来由于私享家公司未配合办理相关手续,因此并未完成形式上的交接。私享家公司承认确实发放陈浩部门项目奖金,奖金是由部门随意分配,也并没有约定陈浩年薪20万元,绩效奖金也无约定。私享家公司向法庭提交《保密、不竞争和知识产权归属协议》,证明陈浩成立控云公司的行为违反了协议约定,给公司造成了损失应当予以赔偿;提交控云公司内档,证明陈浩在私享家公司在职期间成立竞争公司,实施对私享家公司的利益侵害;提交辞职信,证明陈浩因个人原因辞职;提交承诺书,证明陈浩赔偿私享家公司的损失后,双方不再有任何工资、劳动及经济纠纷,因此私享家公司仍欠其薪资的理由不成立;提交欠条一份,证明陈浩仍欠私享家公司的金额;提交餐费发票,证明2016年11月5日晚尤婷宴请陈浩及团队另3人聚餐,佐证当日未发生任何逼迫的事情;提交《员工手册》、培训记录,证明陈浩学习了公司制度并且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具体是违反了第八章第六条保密规范。提交《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证明因陈浩成立控云公司的行为导致研发项目中止,吕绍锦、丁维佳、陈昊被迫离职,私享家公司承担了补偿;提交《南京市终止、解除劳动关系及社保保险关系变更申报花名册》,证明私享家公司依法为离职员工办理社保暂时终止手续。陈浩认可辞职信是自愿签署的,确实他们成立了公司,违反了相关规定所以自愿离职;陈浩认为《承诺书》和《欠条》三个人所签署的版本是完全一致的,所以明显是私享家公司拟定,私享家公司应就欠条发生金额的组成承担证明责任,并且承诺书中的第二条写的是陈浩自愿退还自2016年7月20日至2016年11月5日私享家公司已发放的报酬来弥补损失,但是欠条的数额其实与实际发放的数额不吻合,既然是弥补私享家公司的损失,私享家公司应举证损失的具体构成以及具体数额,在私享家公司没有办法证明损失的构成且也是在双方不平等的条件下签署的两份协议,对陈浩不发生法律约束力,并且三份欠条总额相加高达8万多元,陈浩所成立的公司并未开展业务,所以并未给私享家公司造成损失。

上述事实,有劳动合同书、社会保险缴费清单、EMS面单及联络函、南京控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内档、承诺书、当事人的陈述等在卷佐证,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合法达成的劳动合同及保密、竞业禁止协议对双方均有约束力,私享家公司的《员工手册》第八章保密规范第6条规定:“非经公司书面同意,员工不得在与公司生产、经营同类产品或提供同类服务的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内担当任何职务”。双方签订的《保密、不竞争和知识产权归属协议》中第10.2条约定:“乙方(即陈浩)的违约行为给甲方(即私享家公司)造成损失的,乙方应当赔偿甲方的损失”。陈浩在私享家公司任职期间签署《保密、不竞争和知识产权归属协议》并学习了《员工手册》,上述条款对陈浩具有约束力。陈浩主张其系被迫书写承诺书但未提交相应证据,且其于同日书写的欠条也与承诺书内容相互佐证,故一审法院对陈浩上述诉求不予支持。劳动者自行书写承诺书明示愿意用工资对应的金额赔偿弥补私享家公司损失的行为,属于自行处分其权利,符合《保密、不竞争和知识产权归属协议》及《员工手册》的约定且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故对陈浩要求支付其2016年10月1日至2016年11月5日工资13823元的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陈浩与私享家公司所签订的劳动合同第四条劳动报酬条款中,明确约定陈浩工资标准采用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相结合的工资分配方法,且在该条第2款中约定:绩效工资考核发放办法按乙方(即陈浩)的业绩和甲方(即私享家公司)依法制定的相关考核确定”。根据私享家公司的员工手册第六章薪酬管理薪酬支付条款,关于薪酬支付时间的约定“年终绩效薪资发放日期为每年春节前,员工在年度考核前离职,则年终绩效薪资不再发放”。陈浩于2016年11月5日递交辞职信,不符合私享家公司年终绩效薪资发放条件,故对陈浩要求支付其2016年6月15日至2016年10月期间绩效工资的诉请,不予支持。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出具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并在十五日内为劳动者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陈浩要求私享家公司办理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的诉请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五十条、第九十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私享家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为陈浩办理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驳回陈浩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依法予以免收。

本院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均认为一审法院查明的“陈浩于2015年5月到私享家公司从事PHP开发经理岗位工作”有误,双方当事人均认可陈浩入职时间为2016年5月,本院对该事实予以确认。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均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新的证据。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陈浩向私享家公司出具的承诺书是否是其真实意思表示。

本院认为,陈浩于2016年11月5日出具承诺书,本案中陈浩主张该承诺书系私享家公司胁迫其出具,应提供证据证明私享家公司在承诺书出具过程中存在胁迫行为。本案中陈浩虽提交马群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及书面证词,但首先,派出所情况说明仅记载了报警时陈浩本人的陈述,而并未直接对私享家公司在承诺书签订过程中是否存在胁迫行为予以认定;其次,陈浩主张其在2016年11月5日签署承诺书时受到胁迫,但其并未在受到胁迫的当时或合理期限内报警,其首次报警时间为签订承诺书的翌日晚上;第三,陈浩主张其出具承诺书时受到公司胁迫,但其却认可在报警之前,其于出具承诺书的当晚参加公司组织的聚餐;第四,陈浩虽提交了书面证言,但出具证言的证人并未出庭接受询问,无法确认该证言真实性。综合考虑上述事实,本院认为陈浩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于2016年11月5日出具承诺书时受到公司胁迫。

本案中,陈浩向私享家公司出具承诺书的原因是其在履行劳动合同期间成立与私享家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的公司,私享家公司依据双方签署的《保密、不竞争和知识产权归属协议》约定及公司《员工手册》的规定,要求陈浩承担赔偿责任,不违反法律规定。且私享家公司主张陈浩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仅为陈浩违约期间公司向其支付的劳动报酬,并无明显不当。在陈浩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出具承诺书时受到私享家公司胁迫的情况下,该承诺书中关于返还2016年7月20日至2016年11月5日期间(即违约期间)劳动报酬以弥补公司损失的条款对陈浩具有约束力。因此,陈浩主张私享家公司支付2016年10月1日至2016年11月5日期间工资13823元的上诉请求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陈浩主张的绩效工资,因其违反《保密、不竞争和知识产权归属协议》及《员工手册》的规定并于2016年11月5日辞职,不符合《员工手册》中年终绩效发放条件,一审法院据此驳回陈浩该项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陈浩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本院予以免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冯驰

审判员  陈传胜

审判员  吴晓静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尹琪

 


电话:1536500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