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5365003078

3、北京鸿基伟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刘存花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8)京03民终862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鸿基伟业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顺义区天竺镇小王辛庄南路10号4002室。

法定代表人:李学锋,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小斌,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猛,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存花,女,1962年10月29日出生。

上诉人北京鸿基伟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基投资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刘存花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5民初644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鸿基投资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改判刘存花承担违约金500万元;3.刘存花承担案件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及理由:一、一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1.既然刘存花是技术出资,其就应将其掌握的技术成果转让给公司,由公司享有并掌握该技术成果,并通过该技术生产出合格产品。2.一审法院认定的履行技术出资义务就是完成祛皱祛痘产品的配置工作,这仅仅是提供劳务行为,而非技术出资入股行为。3.一审法院既然已经认定刘存花未履行技术出资义务,却未判定刘存花承担违约责任,显然有违法律公平原则。二、一审法院以鸿基投资公司出资时间和金额与《技术入股合作协议》不符,以及无法认定鸿基投资公司投入的资金满足产品产生条件、无法认定北京那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那婵公司)未正常经营系刘存花单方拒绝履行技术出资义务所造成及那婵公司董事等高管人员不符合合同约定为由认定鸿基投资公司违反合同约定不成立。1.涉案协议并未约定鸿基投资公司的具体出资时间,鸿基投资公司已经交纳60万元注册资金,完全能够满足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在刘存花未履行技术出资义务而鸿基投资公司已履行大部分出资义务的情况下,鸿基投资公司享有同时履行抗辩权,停止垫付刘存花的40万元注册资金。2.那婵公司已经满足了产品生产条件,一审法院错误认定鸿基投资公司投入资金无法满足生产条件。3.那婵公司董事等高管人员不符合合同约定并非是鸿基投资公司违反合同约定。三、一审法院认定刘存花未违反竞业禁止约定属于事实认定错误。那婵公司与北京祯草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祯草堂公司)属于具有经营类似或有竞争业务的公司,刘存花在祯草堂公司担任监事高管职务,违反了涉案协议的竞业禁止约定。四、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一审法院忽视了《合同法》66条、68条、108条、114条的相关法律规定,适用法律不当。

刘存花答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鸿基投资公司的上诉请求。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刘存花已经依据涉案协议履行了义务,投入了技术和产品,技术配方是刘存花完成,产品的瓶子和盒子已经按照鸿基投资公司李学锋提供的地址发货。

鸿基投资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刘存花支付违约金500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1月29日,鸿基投资公司作为甲方与乙方刘存花(技术入股方)签订《技术入股合作协议》,载明:甲方是国内知名投资企业,具有丰富的企业运营管理经验与市场开发能力以及很强的资金实力,技术入股方掌握了涵盖去皱、祛痘及爽肤水等药妆领域的祖传纯植物美容方剂及技术和女性缩阴、提乳及美容类保健药酒、医疗功能洗发水等秘方技术(以下简称该技术),在国际(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具有较好的市场前景。甲乙双方经过充分可行性论证和调研,一致同意使该技术产业化,共同成立公司开展经营活动。双方约定公司名称暂定为北京那蝉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公司登记机关核准的为准,经营范围是中草药化妆品、营养液、美容保健酒、医疗保健用品、保健食品等领域的技术开发、生产及销售。公司投资总额为500万元,其中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由甲方提供,合同签订后,公司注册时出资到位,其他400万元由甲方通过增资方式陆续投入到公司。甲方以货币出资,占有公司60%股权。技术入股方以其所掌握的包含去皱、去痘及爽肤水等药妆领域的祖传纯植物美容方剂、专有技术和具有女性缩阴、提乳及美容类保健药酒、医疗功能的洗发水等秘方等专有技术(包括但不限于乙方所合法持有的纳入双方合作范畴的产品技术和专利,以及其自身所掌握的产品研发或生产技术等智力成果、技术方案)出资,在公司中占40%股权。由于技术入股方作为出资的该技术及产品技术和专利,以及其所掌握的该技术产品研发或生产技术等智力成果、技术方案等无形资产尚未获得国家核发的专利证书,难以在法律和财务上予以评估,故公司登记时注册资金100万元,甲方出资60万元,占公司60%股权,乙方出资40万元(乙方出资由甲方垫付),占公司40%股权。甲方负责公司的运营和资本运作。技术入股方负责公司产品包括但不限于研发、生产和技术指导工作。技术入股方保证其对入股的该技术持有合法所有权,不存在任何权属争议,并保证在本合同签署前,没有通过任何渠道将其该技术应用在其他企业的生产中。技术入股方同时保证该技术及技术背景在同行业中的先进性和可行性。上述协议第四条知识产权及竞业禁止约定,技术入股方在合作期间以及退出或离开公司后五年内,与合作经营期间公司相关产品的专利(包括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商标、版权以及产品开发的专有技术等知识产权等均属于公司职务成果或商业秘密,其知识产权均属于公司。违反竞业禁止进行研发的,新成果的知识产权属于公司。技术入股方(包括其亲属)在合作期间以及退出或离开公司后五年内,未经甲方同意,不得以任何名义在他处从事或者以他人名义从事与公司经营类似或有竞争业务的工作,也不得以任何名义设立与公司经营类似或有竞争业务的企业。上述协议第五条禁止行为约定,禁止合同各方经营和参与同公司竞争的业务。禁止技术入股方(包括其亲属)存在以下行为:将公司的技术成果(包括入股的技术)、商业秘密、专有技术或其他知识产权有偿或无偿地泄露、披露、让他人使用,或自用于无益于公司的用途;以任何名义在他处从事或以他人名义从事与公司经营类似或有竞争业务的工作或与他人合作成立公司或企业开展与公司经营业务相同或相似的业务;再将其所投技术投入第三方或以其拥有的技术秘密和技术优势对公司进行要挟。上述协议第七条董事会约定,公司董事会由三名董事组成,并由股东大会选举产生,公司设董事长一人,由甲方委派;经营管理机构设总经理一人,由甲方委派;甲方委派财务总监一名。上述协议第十一条违约责任约定,合同各方均应严格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违约方违反本协议应承担违约责任,还应赔偿守约方造成的损失。任何一方违反本合同第四条知识产权及竞业禁止和第五条禁止行为,造成公司损失而难以计算数额的,应向守约方支付上一年度公司经营总额作为违约金;如上一年度公司经营总额小于500万元,守约方有权要求违约方按照500万元承担违约金。技术入股方入股技术如存在权属争议,或技术入股方已将其该技术应用在其他企业的生产中,或技术入股方入股的技术在同行业中缺乏先进性或者可行性的,或者技术入股方拒绝提供技术指导或非经甲方同意停止技术研发的,技术入股方须向甲方支付上一年度公司经营总额作为违约金,如上一年度公司经营总额小于500万元,守约方有权要求违约方按照500万元承担违约金。

北京那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即那婵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12日,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工商登记的法定代表人为刘存花,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技术咨询、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服务;产品设计;模型设计;包装装潢设计;经济贸易咨询;公共关系服务;销售日用品、化妆品;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市场调查;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股东及出资情况为鸿基投资公司认缴出资额60万元,刘存花认缴出资额40万元。公司主要人员中,刘存花任执行董事、经理,李学锋(即鸿基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任监事。

2017年3月14日,鸿基投资公司向那婵公司支付10万元。2017年3月21日,鸿基投资公司向那婵公司支付50万元。

2017年3月20日,那婵公司与北京尚上策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了关于盒子和瓶子的《采购合同》,那婵公司于次日支付货款92780元。

2017年4月6日,那婵公司作出董办(2017)字001号《任命书》,载明任命李学锋为公司董事长,代表董事会领导公司的方向与策略,为公司的最高管理者;任命刘存花为公司总经理,全面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主持公司的日常工作,执行公司董事会通过并下发的各项工作任务。同日,那婵公司召开第一次董事会,并形成《会议纪要》,载明关于董事刘存花工资,自2017年4月起半薪发放,后半薪将公司经营趋于正常,现金流为正时一并补发;产品上市日期5月6日。《会议纪要》落款处,李学锋、刘存花签字确认。

2017年3月至6月期间,鸿基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学锋与刘存花通过手机短信和微信沟通那婵公司相关事宜,2017年3月19日,刘存花称周博士让准备三套祛皱产品,产品弄好了但没有瓶子装,李学锋回复等下周买了瓶子再给她吧;刘存花于2017年3月30日就其被登记为那婵公司法定代表人一事向李学锋提出异议;李学锋分别于5月23日、6月8日要求刘存花履行技术出资义务,并主张刘存花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举报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登记为那婵公司法定代表人,给那婵公司造成损失,公司已经作出更换法定代表人的股东会决议,要求刘存花配合办理变更手续;李学锋于2017年6月初将办公场所换锁,刘存花称其货物被锁在办公场所内,故在上述办公场所加了一把锁。

另查一,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祯草堂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24日,系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丰台分局核准登记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注册资本500万元,股东曹某、张某,刘存花任公司监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销售日用品、化妆品等。刘存花原为祯草堂公司股东,2016年9月18日,刘存花将持有的全部祯草堂公司股权转让给案外人。祯草堂公司仅发布了2015年企业年报。2017年7月,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丰台分局将祯草堂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2017年9月,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丰台分局再次将祯草堂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另查二,鸿基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学锋与刘存花之间存在民间借贷纠纷的诉讼,2016年12月至2017年3月期间,刘存花曾出具若干借条,以采购原材料、检测费用、个人周转等为由向李学锋借款。该案正在一审法院审理中。

诉讼中,鸿基投资公司主张,刘存花存在违约行为,表现为拒绝履行技术出资义务,不提供产品配方,导致那婵公司没有进行过生产,产品无法如期上市;刘存花与他人经营祯草堂公司,开展与那婵公司的化妆品相竞争的业务。同时,鸿基投资公司享有不安抗辩权,刘存花履行技术出资义务后,鸿基投资公司再投入剩余40万元注册资本;已经出资的60万元被用于租房、聘请员工、采购办公用品、购买软件和服务器、水电保洁搬家费用宽带电话等。刘存花则辩称,双方约定的技术出资并不需要交出产品配方,刘存花只要按照要求配出产品即可;刘存花已经履行了技术出资义务,提供了部分产品,那婵公司已经开展小规模生产,那婵公司的产品(滋润活性露)样品通过了检验,60万元借款被用于采购原材料等;之所以产品无法按期上市,是因为鸿基投资公司未按约定入资,导致那婵公司经费不足,无法支付装修产品展示柜、产品设计费和包装费等;刘存花从祯草堂公司退股后,祯草堂公司也不再经营,只是监事的工商登记没有变更。

经法院当庭询问,关于后续合作经营问题,鸿基投资公司表示,工商登记纠纷尚在处理中,随后拟解散那婵公司。刘存花则表示,鸿基投资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李学锋存在伪造刘存花签名注册公司、擅自换锁不让刘存花进公司、将“那婵”商标注册在鸿基投资公司名下等违约行为,欺骗刘存花,无法继续合作。

一审法院认为:鸿基投资公司与刘存花签订的《技术入股合作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合法有效合同,双方均应按照约定、诚实守信地履行合同义务。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刘存花是否违反《技术入股合作协议》之约定,应否承担违约责任。

首先,关于履行技术出资义务的方式。根据《技术入股合作协议》,刘存花认缴的出资40万元由鸿基投资公司垫付,双方并未就刘存花交出产品配方作出明确约定,且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亦未就交出产品配方进行过磋商,法院对鸿基投资公司关于交出产品配方的主张不予采纳。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履行技术出资义务主要指刘存花以自身的专有技术完成祛皱、祛痘等产品的配制工作。

其次,关于刘存花是否违反技术出资义务的问题。根据已查明的事实,那婵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12日,自2017年3月开始运行,后公司股东鸿基投资公司与刘存花之间因法定代表人一事产生矛盾,并在日常经营管理中产生分歧,2017年6月中旬中止合作。鸿基投资公司自2017年5月开始要求刘存花履行技术出资义务,刘存花虽然辩称履行了技术出资义务、提供了相应产品,但其提交的证据并不充分,亦未就2017年5月之后的履约情况进行举证,因此,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刘存花依约履行了技术出资义务。但是,本案中,鸿基投资公司于2017年3月才向那婵公司支付60万元,出资时间和金额均与《技术入股合作协议》不符,且鸿基投资公司表示60万元出资被用于支付租房、聘请员工、采购办公用品、购买软件和服务器、水电保洁搬家费用宽带电话等费用,故无法认定鸿基投资公司投入的60万元已经满足产品生产条件、那婵公司未正常经营系刘存花单方拒绝履行技术出资义务所造成的。结合那婵公司工商登记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情况亦不符合《技术入股合作协议》的约定,法院认为,合同履行过程中,本案双方均存在违约行为,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在鸿基投资公司未完全履行约定出资义务,且未就已投入的资金足以供那婵公司启动生产进行充分举证的情况下,鸿基投资公司主张其享有不安抗辩权并要求刘存花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最后,关于祯草堂公司的问题。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与那婵公司的经营范围均包括技术开发、销售日用品和化妆品,存在重叠,但刘存花在签订《技术入股合作协议》时已从该公司退股,并主张对于被登记为祯草堂公司监事一事不知情,祯草堂公司亦于2016年8月停止经营。根据已查明的事实,祯草堂公司未制作公示2016年的企业年报,未在注册地址继续经营,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虽然鸿基投资公司主张刘存花在祯草堂公司任监事一职,违反了《技术入股合作协议》第五条之约定,但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刘存花存在合作期间从事与那婵公司经营类似或有竞争业务的工作的违约行为,故鸿基投资公司据此要求刘存花承担违约责任,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北京鸿基伟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鸿基投资公司提交弘瑞中一(北京)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瑞中一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及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证明:1.刘存花作为该公司股东出资900万元,出资占比90%;2.刘存花的职务为该公司执行董事、经理;3.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生物技术开发、销售化妆品等。因此刘存花违反《技术入股合作协议》的约定;鸿基投资公司提交祯草堂公司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证明:1.刘存花在其他同业公司中担任监事职务,违反竞业禁止约定;2.该公司至今状态为“开业”。刘存花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弘瑞中一公司是2018年5月刚经审批,尚未经营,且经营饮料而非化妆品,祯草堂公司已经停业,没有经营,与刘存花无关,刘存花没有领过工资。刘存花提交微信聊天记录截图,证明:1.因资金没有到位,包装公司、加工厂等催款,那婵公司产品无法投放市场。2.那婵公司产品已经小规模生产,因出资不到位无法投放市场。3.鸿基投资公司认可代缴出资40%,与刘存花无关,技术出资不涉及货币,那婵公司冒用刘存花签名办理工商执照。鸿基投资公司发表质证意见称,仅对李学锋向刘存花发送的微信信息截图内容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其他证据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认可,鸿基投资公司出资已经到位,一审已经提交证据举证,分两笔汇款。

本院补充查明以下事实:刘存花原为祯草堂公司股东,2016年9月8日,刘存花将持有的全部祯草堂公司股权转让给案外人。弘瑞中一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30日,系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景山分局核准登记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股东廖某、刘存花,刘存花任经理、执行董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生物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化妆品等。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适当减少。

鸿基投资公司与刘存花签订的《技术入股合作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当依约享有权利、履行义务。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刘存花是否违反《技术入股合作协议》之约定,应否承担违约责任。

关于刘存花技术出资义务的履行及违约问题。根据《技术入股合作协议》,鸿基投资公司与刘存花并未就刘存花交出产品配方及具体技术出资形式作出明确约定,一审法院根据现有证据,综合认定刘存花履行技术出资义务主要指其以自身的专有技术完成祛皱、祛痘等产品的配制工作并无不当。刘存花虽称履行了技术出资义务、提供了相应产品,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亦未就2017年5月之后鸿基投资公司要求刘存花履行技术出资义务的履约情况进行充分举证,因此,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刘存花依约履行了技术出资义务。此外,根据查明事实,鸿基投资公司并未在公司注册时出资到位,而是于2017年3月才向那婵公司支付出资60万元,出资时间及金额均与《技术入股合作协议》不符,且鸿基投资公司表示60万元出资被用于支付租房、聘请员工、采购办公用品、购买软件和服务器、水电保洁搬家费用宽带电话等费用,故无法认定鸿基投资公司投入的60万元已经满足产品生产条件、那婵公司未正常经营系刘存花单方拒绝履行技术出资义务所致。一审法院依据查明事实综合认定鸿基投资公司与刘存花均存在违约行为,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正确。鸿基投资公司以其已履行大部分出资义务,且未违反涉案协议但刘存花未履行技术出资义务等为由要求刘存花支付违约金,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刘存花是否违反竞业禁止约定的问题。根据查明事实,祯草堂公司的经营范围虽与那婵公司存在重叠,但刘存花在签订《技术入股合作协议》时已从该公司退股,该公司亦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一审法院未予认定刘存花违约,并无明显不当。二审庭审中,鸿基投资公司主张刘存花担任新设立的弘瑞中一公司股东、执行董事、经理,该公司与那婵公司的经营范围中均包括技术转让、技术咨询、销售化妆品等,存在重叠情形,可见刘存花违反《技术入股合作协议》第四条、第五条关于竞业禁止和禁止行为之约定,虽然刘存花主张弘瑞中一公司于2018年5月刚经审批尚未经营,亦未经营化妆品,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反驳。刘存花违反《技术入股合作协议》关于在合作期间以及退出或离开那婵公司后五年内,未经鸿基投资公司同意,不得以任何名义在他处从事与那婵公司经营类似或有竞争业务的工作,也不得以任何名义设立与那婵公司经营类似或有竞争业务的企业与他人合作成立公司或企业开展与公司经营业务相同或相似的业务的相关约定,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关于违约金数额,鸿基投资公司主张依据《技术入股合作协议》第十一条第二款的约定由刘存花支付违约金500万元,但双方关于违约金数额的约定明显过高,鸿基投资公司亦未提供其实际损失的证据,故本院综合涉案证据及刘存花违约行为的具体情况予以酌定。

综上所述,鸿基投资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应予支持。鉴于二审期间出现新证据,本院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5民初64423号民事判决;

二、刘存花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北京鸿基伟业投资有限公司违约金四十万元;

三、驳回北京鸿基伟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6800元,由北京鸿基伟业投资有限公司负担39500元(已交纳),由刘存花负担73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46800元,由北京鸿基伟业投资有限公司负担39500元(已交纳),由刘存花负担73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胡新华

审判员  陈静

审判员  江惠

二〇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祖志贤


电话:1536500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