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原告王世祥与被告王龙、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6)苏0106民初6250号

原告:王世祥,男,1954年10月12日生,汉族,住江苏省东台市,现住南京市鼓楼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盖之明,江苏将军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龙,男,1988年12月12日生,汉族,住南京市江宁区。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组织机构代码83490580-X,住所地在南京市玄武区龙蟠中路37、69号。

负责人:娄伟民,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窦红,江苏宏邺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世祥诉被告王龙、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6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世祥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盖之明,被告王龙,被告人保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窦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世祥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46843.3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300元(23元×100天)、护理费9010元(住院23天3360元+100元+37天×150元)、营养费6000元(100元×60天)、交通费500元、误工费16800元(2800元×6个月)、鉴定费3120元、残疾赔偿金77691.57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500元、财产损失3870元,合计171634.96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5年5月25日,王龙驾车将原告撞伤,经交警部门认定王龙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

被告王龙辩称:对交通事故的事实及责任认定无异议,事故车辆系朱其富所有,相应的赔偿责任由王龙承担。该车已在人保公司投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100万元以及不计免赔险。

被告人保公司辩称:对交通事故的事实及责任认定由法院依法处理。事故车辆在人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100万元以及不计免赔险。人保公司已经赔偿医疗费10000元,另要求扣除10%非医保用药。人保公司不承担本案诉讼费、鉴定费。在本案中,其公司对于原告的双耳听力障碍构成十级伤残有异议并提出了因果关系鉴定,根据鉴定意见,证明原告右耳听力障碍与本起交通事故因果关系依据不足,对于该鉴定产生的鉴定费应由原告自行承担。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5月25日20时03分,王龙驾驶苏A×××××轿车沿本市云南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农业银行附近,遇王世祥由北向南横过云南路行走至此,王龙驾车将王世祥撞倒,造成王世祥受伤及车辆受损。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五大队于2015年6月1日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为:王龙因疏于观察,负事故全部责任,王世祥无责任。事故当日,原告至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住院治疗,入、出院诊断:1、颅底骨折、右侧颞部硬膜下血肿;2、右侧腓骨骨折;3、高血压病2级(中危)。于同年6月16日出院。经原告委托,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于2016年4月14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认为王世祥颅脑损伤致神经功能障碍,日常活动能力轻度受限构成十级伤残。双耳中度听觉障碍构成十级伤残。误工期限以伤后180日为宜,护理期限、营养期限均以伤后60日为宜。原告支付鉴定费3120元。

本案审理过程中发现原告王世祥伤前已存在双耳听力障碍,其单方鉴定过程中未向鉴定机构告知此情况,故人保公司申请对王世祥双耳听力障碍与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进行鉴定。经本院依法委托,南京康宁司法鉴定中心于2016年11月4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认为2015年12月18日在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行听力学检测提示双耳听力下降,达双耳中度听觉障碍,根据目前送检材料,被鉴定人王世祥左耳听觉障碍与本次交通事故存在因果关系,其右耳听觉障碍与本次交通事故存在因果关系的依据不足。人保公司支付鉴定费2000元。

另查明,苏A×××××小型轿车登记所有人为朱其富,该车已在人保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100万元及不计免赔险。事故发生后,人保公司为原告垫付医疗费10000元。

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一、关于原告双耳中度听觉障碍构成十级伤残的争议,原告认为,其伤前虽然听力有障碍,但是不构成伤残,因为交通事故加重了原告听力障碍,导致双耳听觉中度障碍,故构成十级伤残,因此坚持主张该伤情部位的伤残赔偿金。人保公司认为原告本身双耳就存在听力障碍,而原告做鉴定时隐瞒该事实,原告既然已经佩戴助听器,就说明其双耳的听力问题已较为严重,而现在鉴定双耳听力都是中度障碍,因果关系鉴定中又否定了右耳和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可见即使左耳与交通事故有关,一侧听力障碍也不构成十级伤残。且在鉴定时法院已经告知原告要提供其事故发生前双耳的就诊病历以及检查报告,但是原告均未提交,原告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本院认为,根据鉴定意见,原告现双耳中度听觉障碍,而其左耳听觉障碍与本次交通事故存在因果关系,其右耳听觉障碍与本次交通事故存在因果关系的依据不足。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4.10.21)一耳中等中度听觉障碍;或双耳中度听觉障碍”构成十级伤残。据此,原告双耳中度听觉障碍,构成十级伤残,系本案交通事故外伤与其自身听觉障碍共同作用所致。但就侵权责任的承担仍应判断是否具有法律因果关系,本案交通事故系原告遭受损害的直接原因,其自身疾病与目前损害没有法律因果关系。且侵权责任系法定责任,本案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所规定的不承担责任和减轻责任的情形。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关于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相关规定,机动车一方因使用机动车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在归责原则上较行人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本案中,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书,王龙负事故全部责任。因此,本案赔偿义务人就王世祥的十级伤残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因原告在诉前单方委托鉴定过程中,未如实告知其伤前即存在听力障碍的情况,造成本案事实不清,增加了鉴定程序,由此而产生的鉴定费用,本院确定由原告承担。

二、关于原告的损失,本院认定:

1、医疗费46843.8元(包括住院伙食费433.6元,包括人保公司垫付的10000元)、伙食补助费616.4元[1050元(21天)-433.6元]、交通费200元、营养费1800元(60天)、精神损害抚慰金5500元。

2、护理费,原告提供了23天护理费发票3460元本院予以采信,其余37天,未举证证明,且主张标准过高,本院酌情认定2590元。

3、关于残疾赔偿金标准的争议,原告提供了南京市鼓楼区上海路77号1单元住户的证明以及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华侨路派出所出具的证明,证明王世祥在2005年12月起至今居住在其女儿××、女婿××南京市××号的家中。本院对此予以采信,认定残疾赔偿金77691.57元。

4、关于误工损失的争议,原告提交了南京市施雅霖商贸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该公司与其签订的劳动合同书证明,本院对其主张的误工损失16800元予以采信。

5、关于财产损失的主张,原告提供了有声听力助听器中心专用票据,金额为3870元。庭审中被告王龙陈述:事故发生后发现原告的一个耳朵的助听器掉在地上,遂捡起来还给原告,其耳朵出血了,要清创后才能携带,而另一个耳朵是戴着助听器的。原告不承认被告将助听器归还的情况,对另一个耳朵戴着助听器予以认可,但提出该助听器坏掉了。因原告未提供物损价格评估结论,双方对此又陈述不一,且原告发生交通事故时一耳助听器并未脱落,不能证明其损坏系交通事故造成,结合交通事故发生的实际情况,本院酌情认定财产损失2000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本案交通事故,交管部门已出具事故认定书,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因事故车辆已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故人保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的损失,超过保险范围的损失由被告王龙承担。

原告损失合计157501.77元,扣除人保公司先行垫付的医疗费10000元及原告应承担的鉴定费2000元,人保公司直接赔偿原告145501.77元。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王世祥道路交通事故损失人民币145501.77元。

二、驳回原告王世祥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当事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302元、一次鉴定费3120元,二次鉴定费2000元,合计6422元,由原告王世祥承担二次鉴定费2000元(已于上述赔偿款中一并处理),被告王龙承担受理费和一次鉴定费合计4422元。(原告已预交,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直接给付原告王世祥。)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方澄滢

人民陪审员  邵于民

人民陪审员  赵爱昌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刘 文


电话:15365003078